正文

古代穿越言情小说

古代穿越言情小说粉 衣 丫 鬟 没 想 到 对 方 是 如 此 反 应 , 不 由 面 色 一 黑 。 作 为 明 月 郡 主 的 随 身 丫 鬟 , 她 何 时 受 过 这 种 待 遇 , 正 要 发 飙 , 却 听 车 厢 里 传 来 熟 悉 的 声 音 : “ 碧 痕 , 算 了 , 只 是 一 个 意 外 , 何 必 为 了 这 等 小 事 败 了 兴 致 。 ” 听 那 声 音 , 明 显 是 明 月 郡 主 曲 葭 月 , 可 是 听 这 内 容 , 几 乎 快 把 丫 鬟 碧 痕 的 下 巴 给 惊 掉 了 , 不 明 白 自 家 郡 主 何 时 转 了 性 了 。 这 曲 葭 月 当 然 也 有 自 己 的 考 量 , 今 日 是 一 年 一 度 的 芳 筵 会 , 云 城 长 公 主 最 重 视 的 日 子 , 刚 刚 那 肇 事 的 蠢 猫 又 是 长 公 主 的 爱 猫 , 与 长 公 主 去 说 此 事 , 恐 怕 告 状 不 成 , 还 会 惹 怒 长 公 主 ! 长 公 主 一 向 随 性 , 若 真 发 起 火 来 , 明 年 没 准 自 己 就 收 不 到 芳 筵 帖 了 , 那 自 己 可 真 的 就 成 了 王 都 的 笑 话 了 ! 再 者 , 刚 刚 南 宫 公 子 出 手 相 助 , 本 是 美 事 一 桩 , 若 是 自 己 与 长 公 主 闹 得 不 欢 而 散 , 还 传 到 南 宫 公 子 耳 里 , 岂 不 是 美 事 都 变 坏 事 ! 曲 葭 月 满 脸 羞 红 地 揉 了 揉 手 里 的 帕 子 , 嘴 角 不 自 觉 地 扬 起 了 起 来 。 过 了 一 会 儿 , 她 整 了 整 情 绪 后 , 才 把 碧 痕 叫 来 , 扶 着 自 己 下 了 马 车 , 在 公 主 府 的 侍 女 带 领 下 , 前 去 与 云 城 长 公 主 请 安 。 明 月 郡 主 的 朱 轮 车 退 开 后 , 南 宫 府 的 几 辆 马 车 总 算 又 动 了 起 来 , 停 在 了 二 门 前 , 南 宫 玥 等 人 一 一 下 了 马 车 。 好 几 道 目 光 同 时 集 中 在 南 宫 玥 怀 里 的 胖 猫 身 上 , 一 个 公 主 府 的 侍 女 上 前 一 步 , 福 了 个 身 道 : “ 参 见 摇 光 县 主 , 这 是 长 公 主 的 猫 儿 , 不 知 可 否 交 与 奴 婢 ? ” 那 侍 女 本 来 还 担 心 着 自 己 把 长 公 主 的 爱 猫 弄 丢 了 , 这 下 总 算 暗 暗 松 了 口 气 。 南 宫 玥 自 然 同 意 , 小 心 地 把 胖 猫 递 给 了 那 侍 女 。 侍 女 接 过 后 , 又 转 交 给 另 一 个 小 侍 女 , 跟 着 殷 勤 地 对 着 南 宫 玥 几 人 笑 着 说 道 : “ 摇 光 县 主 , 几 位 姑 娘 , 且 由 奴 婢 带 几 位 去 拜 见 长 公 主 殿 下 。 ” “ 烦 扰 姑 娘 了 ! ” 在 侍 女 的 引 领 下 , 南 宫 玥 她 们 几 个 欣 赏 起 后 院 的 景 致 来 , 那 侍 女 还 时 不 时 为 几 人 解 说 。 这 云 城 长 公 主 的 公 主 府 果 然 是 气 派 不 凡 , 处 处 设 计 精 妙 至 极 , 却 又 清 幽 雅 致 , 让 人 赞 不 绝 口 。 花 厅 内 , 云 城 长 公 主 穿 流 彩 飞 花 蹙 金 翚 翟 袆 衣 , 头 梳 芙 蓉 归 云 髻 , 明 明 已 经 生 育 了 三 个 孩 子 , 却 依 旧 风 华 不 减 , 如 同 妙 龄 少 女 。 长 公 主 的 右 侧 还 坐 了 一 个 十 二 三 岁 的 姑 娘 , 只 见 她 一 张 鹅 蛋 脸 , 眼 角 微 挑 的 大 眼 睛 明 亮 有 神 , 皮 肤 白 如 凝 脂 , 齿 白 唇 红 , 乌 黑 的 头 发 梳 成 了 飞 仙 髻 , 几 枚 饱 满 圆 润 的 粉 色 珍 珠 随 意 点 缀 发 间 , 让 丝 绸 般 的 秀 发 更 显 柔 亮 润 泽 。 她 身 上 着 一 袭 梅 红 的 锦 缎 长 裙 , 前 襟 、 裙 摆 与 袖 口 滚 有 银 边 , 外 面 罩 了 一 件 粉 色 的 纱 衣 , 看 来 青 春 洋 溢 。 看 她 的 容 貌 , 与 云 城 长 公 主 有 五 六 分 相 似 , 显 然 应 该 就 是 云 城 长 公 主 唯 一 的 嫡 女 流 霜 县 主 原 玉 恰 。 “ 参 见 长 公 主 ! ” 南 宫 玥 四 人 恭 敬 地 行 了 礼 。 “ 免 礼 ! ” 云 城 长 公 主 态 度 亲 和 , 却 不 失 皇 家 风 范 。 “ 参 见 流 霜 县 主 。 ” 而 待 到 与 原 玉 怡 行 礼 时 , 与 南 宫 琤 几 人 不 同 , 南 宫 玥 只 与 她 福 了 福 , 称 呼 了 一 声 “ 流 霜 县 主 ” , 原 玉 怡 亦 起 身 还 礼 , 喊 道 : “ 摇 光 县 主 好 。 ” 云 城 长 公 主 的 目 光 饶 有 兴 致 地 落 在 南 宫 玥 身 上 , 随 意 地 问 道 : “ 你 便 是 陛 下 封 的 摇 光 县 主 ? ” 第 2 8 3 章 芳 筵 ( 3 )此 话 一 出 , 瞬 间 犹 如 醍 醐 灌 顶 , 南 宫 玥 只 觉 得 眼 前 豁 然 开 朗 。 南 宫 玥 低 头 沉 吟 了 片 刻 , 肃 容 对 着 官 语 白 就 是 盈 盈 一 拜 : “ 我 明 白 了 ! 多 谢 公 子 提 点 。 ” 官 语 白 十 分 君 子 地 虚 扶 了 一 把 , 道 : “ 姑 娘 不 必 多 礼 , 即 便 没 有 我 , 姑 娘 迟 早 也 会 想 明 白 的 , 只 是 早 晚 的 问 题 而 已 。 ” “ 不 管 如 何 , 还 是 要 谢 谢 公 子 。 ” 南 宫 玥 郑 重 地 道 。 官 语 白 不 再 多 言 , 只 是 道 : “ 南 宫 姑 娘 , 我 恐 怕 很 快 就 要 离 开 王 都 了 。 ” 说 着 , 他 招 了 招 手 , 小 四 拿 来 一 只 笼 子 给 南 宫 玥 , 笼 子 里 装 着 两 只 白 鸽 , “ 若 你 以 后 有 事 寻 我 , 可 以 传 话 给 清 越 茶 庄 , 也 可 以 飞 鸽 传 书 与 我 。 ” 南 宫 玥 微 微 一 愣 , 随 即 示 意 意 梅 接 过 鸟 笼 。 “ 容 公 子 , ” 南 宫 玥 拱 手 作 揖 道 , “ 那 就 祝 你 一 路 顺 风 … … 以 后 你 可 有 什 么 打 算 ? ” 以 官 语 白 的 身 份 , 也 确 实 不 是 适 合 长 期 留 在 王 都 , 要 知 道 百 密 一 疏 , 若 是 被 朝 廷 发 现 , 他 是 必 死 无 疑 ! “ 自 然 是 洗 刷 家 族 通 敌 卖 国 之 罪 ! ” 官 语 白 毫 不 犹 豫 地 说 。 反 正 南 宫 玥 已 经 知 道 他 真 正 的 身 份 , 他 用 不 着 对 此 隐 瞒 , “ 以 前 身 中 剧 毒 , 我 时 日 不 多 , 做 事 有 些 着 急 。 如 今 剧 毒 已 解 , 我 有 的 是 时 间 和 精 力 , 可 以 慢 慢 的 来 。 ” 他 神 情 温 温 的 , 可 是 话 中 却 透 着 一 股 杀 气 。 “ 那 就 祝 公 子 心 想 事 成 ! ” 南 宫 玥 真 心 诚 意 的 说 道 。 有 这 样 一 个 心 智 坚 忍 、 百 算 无 漏 的 敌 人 , 那 诬 陷 迫 害 官 家 的 人 , 以 后 下 场 怕 不 会 怎 么 好 ! 不 过 对 方 既 然 敢 犯 下 如 此 滔 天 的 罪 孽 , 想 必 也 做 好 了 承 受 后 果 的 准 备 。 前 世 , 官 语 白 因 为 身 体 的 原 因 早 早 离 世 … … 幸 好 , 萧 奕 终 究 完 成 了 他 们 共 同 的 目 标 ! 而 今 生 , 有 了 自 己 的 介 入 , 官 语 白 还 有 很 长 很 长 的 寿 命 , 再 加 上 他 的 本 领 , 一 定 能 够 亲 眼 看 到 自 己 如 偿 所 愿 。 “ 这 些 日 子 , 我 会 为 公 子 做 一 些 药 丸 ! ” 南 宫 玥 又 道 , “ 还 请 公 子 在 王 都 里 多 留 半 个 月 吧 ! ” 她 现 在 能 为 官 语 白 做 的 也 只 有 这 个 了 。 “ 好 ! ” 官 语 白 笑 了 , 不 是 一 贯 极 有 节 制 的 笑 容 , 那 笑 带 着 几 分 轻 松 , 如 沐 春 风 。 告 别 了 官 语 白 , 南 宫 玥 坐 上 马 车 , 思 索 着 自 己 接 下 来 应 该 如 何 行 事 。 她 觉 得 自 己 之 前 有 些 钻 牛 角 尖 了 , 一 直 以 来 , 她 所 考 虑 的 就 是 娘 亲 何 时 才 能 怀 上 身 孕 。 但 事 实 上 , 问 题 的 关 键 并 不 在 于 娘 亲 , 而 在 于 祖 母 … … 若 是 没 有 祖 母 的 一 再 逼 迫 , 娘 亲 何 时 怀 上 身 孕 , 甚 至 能 不 能 再 有 身 孕 根 本 不 重 要 ! 所 以 , 想 要 一 劳 永 逸 的 解 决 这 个 问 题 , 只 有 从 这 个 关 键 点 着 手 才 能 事 半 功 倍 ! 如 今 , 自 己 在 皇 帝 面 前 已 经 露 过 了 脸 , 在 皇 后 那 里 更 是 荣 宠 非 常 , 帝 后 二 人 对 自 己 的 印 象 都 颇 佳 。 这 摇 光 县 主 的 身 份 摆 在 这 里 , 也 是 绝 不 容 人 小 觑 的 。 这 样 来 讲 , 照 苏 氏 那 么 急 功 近 利 的 心 理 , 即 使 自 己 不 是 很 受 她 喜 欢 , 但 她 也 一 定 会 重 视 自 己 。 一 切 已 经 和 前 世 不 同 了 , 前 世 , 自 己 目 前 只 是 一 个 不 受 宠 又 怯 弱 的 孙 女 , 所 以 想 要 改 变 苏 氏 的 想 法 , 是 难 如 登 天 。 而 如 今 , 照 自 己 目 前 的 地 位 , 即 使 是 直 接 向 祖 母 提 出 自 己 不 想 要 父 亲 纳 妾 , 祖 母 也 不 能 置 自 己 的 意 见 不 理 。 第 2 7 4 章 快 意 ( 3 )

“ 我 们 姐 妹 , 哪 里 需 要 这 般 客 套 。 ” 苏 卿 蓉 不 以 为 然 , 不 顾 六 容 的 阻 拦 , 强 势 地 走 进 苏 卿 萍 房 中 , 一 边 故 作 亲 热 地 叫 着 , “ 姐 姐 ! ” “ 二 姑 娘 ! ” 六 容 急 忙 也 跟 了 进 来 , 为 难 地 看 了 自 家 姑 娘 一 眼 。 这 二 姑 娘 还 是 与 以 前 一 般 霸 道 , 自 己 是 大 姑 娘 的 贴 身 丫 鬟 , 但 是 二 姑 娘 从 不 把 自 己 放 在 眼 里 。 苏 卿 萍 正 将 一 枚 宝 蓝 点 翠 珠 钗 插 入 发 中 , 见 她 进 来 , 眼 中 不 由 闪 过 一 抹 厌 恶 , 但 立 刻 借 着 起 身 的 动 作 掩 盖 了 过 去 。 她 迎 上 前 去 , 招 呼 道 : “ 二 妹 妹 , 你 来 了 。 ” 她 亲 昵 地 试 图 拉 住 苏 卿 蓉 的 手 , “ 我 正 要 去 向 姑 母 请 安 呢 。 二 妹 妹 是 特 意 过 来 与 我 一 块 儿 吗 ? ” 苏 卿 蓉 一 个 快 步 避 开 了 苏 卿 萍 , 饶 有 兴 趣 地 打 量 着 苏 卿 萍 的 房 间 , 这 房 里 的 衣 柜 、 桌 椅 、 梳 妆 台 都 是 由 上 好 的 梨 花 木 制 成 , 看 那 颜 色 与 雕 工 , 显 然 是 配 套 打 造 的 。 苏 卿 蓉 的 眼 中 闪 过 一 丝 羡 慕 , 目 光 落 在 苏 卿 萍 的 梳 妆 台 上 , 只 见 上 面 的 梳 妆 盒 并 未 盖 上 盒 盖 , 盒 中 放 着 各 式 精 致 的 珠 花 、 发 簪 、 耳 环 等 等 的 首 饰 。 苏 卿 萍 心 里 暗 道 不 妙 , 正 想 上 前 盖 上 梳 妆 盒 , 但 已 经 晚 了 , 苏 卿 蓉 两 眼 放 光 地 上 前 几 步 , 毫 不 客 气 地 坐 在 了 苏 卿 萍 的 梳 妆 台 前 , 一 眼 就 看 中 了 其 中 的 一 支 玉 镂 雕 丹 凤 纹 簪 , 心 悦 不 已 地 拿 了 起 来 , 细 细 地 赏 完 了 一 番 , 又 恋 恋 不 舍 地 放 下 , 心 想 : 可 惜 她 还 没 到 及 笄 的 年 纪 … … 大 姐 姐 来 了 南 宫 府 后 果 然 是 得 了 不 少 好 东 西 ! 苏 卿 蓉 对 苏 卿 萍 原 来 有 哪 些 首 饰 是 再 清 楚 不 过 了 , 苏 卿 萍 的 生 母 当 初 留 给 她 的 不 过 是 一 些 过 时 又 不 值 钱 的 首 饰 , 哪 有 这 些 首 饰 精 致 、 昂 贵 , 这 些 东 西 定 然 是 姑 母 苏 氏 赏 赐 给 苏 卿 萍 的 。 同 是 父 亲 的 嫡 女 , 也 同 样 喊 了 苏 氏 一 声 “ 姑 母 ” , 这 些 东 西 , 也 就 该 有 自 己 一 份 才 是 ! 这 么 想 着 , 苏 卿 蓉 的 目 光 很 快 又 被 一 串 蓝 碧 玺 手 串 吸 引 , 拿 起 把 玩 了 一 番 后 , 把 它 戴 在 左 腕 上 , 那 通 透 如 蓝 天 又 如 湖 水 般 的 碧 蓝 衬 着 她 白 皙 的 肌 肤 仿 佛 在 发 光 一 般 。 苏 卿 蓉 越 看 越 喜 欢 , 故 作 天 真 地 对 苏 卿 萍 道 : “ 姐 姐 , 这 蓝 碧 玺 手 串 可 真 是 好 看 , 可 否 借 妹 妹 戴 一 戴 ? ” 苏 卿 萍 脸 色 一 僵 , 心 中 讽 刺 地 想 道 : 借 ? 这 有 借 有 还 , 可 是 到 了 你 手 里 , 便 成 了 你 的 , 何 时 见 你 “ 还 ” 过 ! 以 前 在 苏 府 时 , 苏 卿 萍 也 曾 为 这 事 找 父 亲 告 过 状 , 但 父 亲 却 只 觉 得 她 心 胸 狭 隘 , 这 做 姐 姐 的 , 送 妹 妹 一 个 首 饰 又 如 何 ! 可 是 父 亲 也 不 想 想 , 她 一 共 就 这 么 几 件 首 饰 ! 自 此 , 苏 卿 萍 再 也 不 曾 指 望 过 父 亲 , 吃 一 堑 长 一 智 吧 , 以 后 总 是 把 首 饰 盒 锁 得 紧 紧 的 。 若 是 现 在 还 在 苏 府 , 苏 卿 萍 是 不 会 给 苏 卿 蓉 一 点 面 子 , 偏 偏 这 里 是 南 宫 府 , 若 是 她 与 苏 卿 蓉 争 吵 的 消 息 传 出 去 , 恐 怕 连 苏 氏 都 会 对 她 颇 为 不 喜 ! 而 她 , 如 果 还 想 留 在 南 宫 府 , 就 必 须 仰 仗 苏 氏 。 且 忍 一 时 之 气 吧 。 苏 卿 萍 在 心 里 对 自 己 说 , 便 只 能 做 出 姊 妹 情 深 的 样 子 , 抓 起 苏 卿 蓉 的 手 道 : “ 这 蓝 碧 玺 手 串 戴 在 妹 妹 手 上 煞 是 好 看 , 就 送 于 妹 妹 吧 。 ” 苏 卿 蓉 愣 了 一 下 , 没 想 到 一 向 “ 小 气 ” 的 苏 卿 萍 如 今 竟 如 此 大 方 , 但 转 念 一 想 , 她 这 姐 姐 马 上 要 攀 上 高 枝 了 , 又 岂 会 在 意 这 点 小 东 西 ! 第 3 1 1 章 爬 床 ( 3 )南 宫 玥 眉 头 微 微 一 蹙 , 一 种 莫 名 的 忧 虑 浮 现 在 心 头 , 而 萧 奕 还 毫 无 所 觉 , 滔 滔 不 绝 道 : “ 臭 丫 头 , 我 现 在 可 说 是 富 可 敌 国 了 , 你 要 是 想 要 什 么 , 尽 管 跟 我 说 。 ” 他 挺 了 挺 胸 膛 , 得 意 洋 洋 。 南 宫 玥 感 觉 越 发 不 对 了 。 前 世 的 萧 奕 , 没 有 祖 父 留 下 的 帮 手 , 更 没 有 这 笔 巨 大 的 钱 财 , 也 许 就 是 这 样 , 才 造 就 了 他 坚 韧 的 心 性 , 成 为 了 那 个 可 以 覆 雨 翻 云 的 杀 神 , 可 是 今 生 , 由 于 自 己 的 存 在 , 萧 奕 的 命 运 已 经 发 生 改 变 … … 若 是 因 此 , 最 后 反 而 让 萧 奕 成 为 一 个 碌 碌 无 为 的 二 世 祖 , 那 么 自 己 究 竟 是 在 帮 他 还 是 在 害 他 呢 ? 南 宫 玥 半 垂 眼 帘 , 眸 中 有 些 复 杂 。 等 她 抬 眼 时 , 她 已 经 换 了 一 副 表 情 , 崇 拜 地 叹 道 : “ 老 镇 南 王 果 然 是 英 明 神 武 , 文 韬 武 略 , 足 智 多 谋 , 有 先 见 之 明 , 难 怪 能 助 先 帝 打 下 这 片 大 好 山 河 ! 只 可 惜 我 没 早 生 二 十 年 , 否 则 就 有 机 会 见 见 他 老 人 家 ! ” 萧 奕 起 初 还 连 连 点 头 , 颇 有 种 引 以 为 豪 的 感 觉 , 可 是 南 宫 玥 越 说 , 他 越 觉 得 好 像 有 些 怪 怪 的 … … 心 中 很 不 是 滋 味 。 他 抿 了 抿 嘴 , 语 调 有 些 生 硬 地 说 道 : “ 臭 丫 头 , 你 是 觉 得 我 不 如 我 祖 父 吗 ? ” 南 宫 玥 似 笑 非 笑 地 看 着 他 , 无 辜 地 说 道 : “ 你 可 不 要 冤 枉 我 , 我 什 么 时 候 说 过 这 话 ! ” 萧 奕 好 一 会 儿 没 说 话 , 在 南 宫 玥 几 乎 要 以 为 他 气 得 要 甩 袖 走 人 的 时 候 , 却 听 他 道 : “ 臭 丫 头 , 我 们 打 个 赌 吧 ? ” 没 等 南 宫 玥 回 答 , 他 就 继 续 道 , “ 就 算 不 依 靠 祖 父 留 下 的 钱 财 , 我 也 可 以 在 一 年 内 赚 到 一 万 两 黄 金 , 你 信 是 不 信 ? ” 他 一 脸 自 信 地 看 着 南 宫 玥 , 明 亮 的 眼 睛 仿 佛 在 发 光 。 南 宫 玥 不 由 失 笑 , 随 口 道 : “ 那 我 就 拭 目 以 待 ! ” “ 臭 丫 头 , 你 放 心 , 我 不 会 让 你 失 望 的 。 ” 萧 奕 毫 无 预 警 地 出 手 , 轻 轻 拍 了 拍 南 宫 玥 的 发 顶 , 然 后 转 身 打 算 走 人 … … 可 是 才 转 过 身 , 他 又 想 到 了 什 么 , 又 转 了 回 来 , 不 知 道 从 哪 里 掏 出 一 个 雕 有 莲 花 纹 的 檀 木 盒 , 放 在 窗 框 上 , “ 差 点 忘 了 , 臭 丫 头 , 这 是 我 送 你 的 生 辰 礼 物 。 ” 说 完 , 他 潇 洒 地 大 步 离 去 。 南 宫 玥 目 送 他 的 背 影 离 开 后 , 这 才 低 首 看 向 那 个 檀 木 盒 , 打 开 一 看 , 这 才 发 现 里 面 放 着 一 本 书 , 纸 张 发 黄 , 看 上 去 年 代 很 是 久 远 了 。 南 宫 玥 翻 看 了 几 页 , 怔 住 了 , 好 一 会 儿 没 回 过 神 来 … … 久 久 , 她 才 抬 眼 再 次 朝 萧 奕 离 开 的 方 向 看 去 , 他 送 她 的 生 辰 礼 物 竟 然 是 失 传 已 久 的 《 拾 草 医 经 》 ! 这 《 拾 草 医 经 》 对 普 通 人 而 言 不 过 是 废 纸 , 但 是 对 她 这 个 医 者 而 言 , 却 如 同 最 珍 贵 的 宝 典 。 《 拾 草 医 经 》 乃 三 百 年 前 的 神 医 九 药 老 人 所 写 的 手 记 , 记 录 了 他 多 年 行 医 的 心 得 与 许 多 秘 方 , 只 可 惜 , 九 药 老 人 的 弟 子 为 了 师 傅 的 手 记 , 心 生 歹 念 , 竟 暗 算 了 自 己 的 师 傅 , 而 《 拾 草 医 经 》 也 因 此 下 落 不 明 … … 没 想 到 三 百 年 后 的 现 在 , 竟 会 在 萧 奕 的 手 中 , 还 送 给 了 自 己 ! 这 送 一 份 贵 重 的 礼 物 容 易 , 送 一 份 合 对 方 心 意 的 礼 物 却 不 容 易 ! 萧 奕 说 得 没 错 , 对 她 而 言 , 这 份 礼 确 是 价 值 千 金 ! 南 宫 玥 的 心 情 久 久 无 法 平 复 … … 不 止 是 南 宫 玥 的 心 情 波 澜 起 伏 , 萧 奕 的 心 情 其 实 也 没 他 表 现 出 来 的 那 么 平 静 和 自 信 。 第 2 7 0 章 春 宫 ( 1 2 )古代穿越言情小说

古代穿越言情小说看 来 这 王 都 贵 女 之 间 的 圈 子 果 然 也 不 能 小 觑 , 可 能 只 是 女 儿 家 们 随 口 几 句 私 房 话 , 有 时 候 就 隐 藏 着 一 些 很 重 要 的 信 息 。 苏 氏 微 微 眯 眼 , 笑 眯 眯 地 随 口 问 : “ 玥 姐 儿 , 今 日 除 了 你 , 还 有 哪 几 位 姑 娘 也 去 了 恩 国 公 府 ? ” 南 宫 玥 数 着 手 指 说 : “ 柳 家 姑 娘 , 黄 家 姑 娘 , 于 家 姑 娘 , 冯 家 姑 娘 … … ” 苏 氏 在 心 里 把 她 们 一 一 对 号 入 座 , 跟 着 又 问 : “ 玥 姐 儿 , 你 和 她 们 处 得 可 好 ? 都 聊 了 些 什 么 ? ” “ 也 没 聊 什 么 … … ” 南 宫 玥 皱 了 皱 眉 , 似 是 想 到 了 什 么 不 开 心 的 事 , “ 今 日 我 们 都 在 安 慰 冯 家 的 姑 娘 呢 ! ” “ 哦 ? ” 苏 氏 关 切 地 问 , “ 是 兵 部 侍 郎 冯 家 吗 ? 他 们 家 出 了 什 么 事 吗 ? ” “ 唉 ! ” 南 宫 玥 幽 幽 地 长 叹 一 口 气 , “ 冯 家 姑 娘 的 父 亲 有 个 极 受 宠 的 妾 , 妾 生 了 个 庶 女 , 非 常 得 冯 大 人 喜 爱 。 冯 姑 娘 和 她 母 亲 快 被 逼 得 都 快 没 有 立 足 之 地 了 ! ” 她 拍 了 拍 胸 口 , 庆 幸 地 说 道 , “ 现 在 想 想 , 幸 好 爹 爹 没 有 纳 妾 啊 ! ” “ 是 吗 ? ” 苏 氏 不 动 声 色 地 笑 了 笑 , “ 可 是 玥 姐 儿 啊 , 你 再 想 想 , 你 爹 爹 要 是 纳 了 妾 , 你 不 是 正 好 多 了 几 个 弟 弟 妹 妹 吗 ? 你 最 喜 欢 和 昕 哥 儿 玩 , 以 后 多 了 几 个 人 陪 你 一 起 玩 不 好 吗 ? ” “ 我 才 不 要 呢 ! ” 南 宫 玥 头 摇 得 像 拨 浪 鼓 似 的 , “ 难 道 大 姐 姐 、 大 哥 哥 、 二 姐 姐 他 们 不 能 陪 我 一 起 玩 儿 吗 ? 爹 爹 纳 了 妾 , 生 了 其 他 的 孩 子 , 对 我 的 宠 爱 就 分 薄 了 。 我 要 爹 爹 和 哥 哥 只 宠 我 一 个 人 ! ” 苏 氏 看 着 南 宫 玥 娇 蛮 的 样 子 , 心 中 怒 火 沸 腾 , 真 是 恨 不 得 给 南 宫 玥 一 个 巴 掌 。 这 么 多 年 , 从 来 没 有 人 敢 这 样 忤 逆 过 她 ! 她 正 欲 开 口 叫 人 对 这 个 忤 逆 的 孙 女 施 行 家 法 , 南 宫 玥 故 作 不 经 意 地 拨 了 拨 头 上 的 银 玉 珊 瑚 珠 花 , 腕 间 则 顺 势 露 出 了 碎 花 金 湘 镯 , 一 瞬 间 让 苏 氏 惊 醒 了 过 来 。 这 两 件 正 是 皇 后 前 些 日 子 差 人 送 来 的 几 套 饰 品 中 的 两 件 。 她 又 看 了 看 南 宫 玥 身 上 的 衣 裙 首 饰 , 几 乎 件 件 都 是 宫 里 赐 下 来 的 。 是 啊 ! 如 今 这 个 孙 女 可 不 是 普 通 的 孙 女 , 她 是 皇 帝 封 的 县 主 , 皇 帝 皇 后 如 今 对 她 十 分 重 视 ! 苏 氏 硬 生 生 地 把 这 口 气 咽 了 下 来 , 强 自 做 出 一 副 温 和 慈 善 的 模 样 , 把 南 宫 玥 招 到 身 前 。 只 见 苏 氏 状 似 怜 爱 地 抚 摸 着 南 宫 玥 的 头 , 道 : “ 玥 姐 儿 , 你 想 岔 了 , 你 父 亲 纳 妾 , 绝 对 不 会 分 薄 你 父 亲 对 你 的 宠 爱 。 我 们 的 玥 姐 儿 这 么 惹 人 怜 爱 , 你 父 亲 怎 么 会 把 对 你 的 爱 变 薄 呢 ? 家 里 多 了 个 姨 娘 , 只 会 多 出 一 个 人 来 疼 你 而 已 。 ” 南 宫 玥 心 里 作 呕 , 被 苏 氏 摸 得 都 快 起 鸡 皮 疙 瘩 了 , 面 上 却 是 一 副 懵 懂 的 样 子 , 道 : “ 她 为 什 么 会 疼 我 ? 我 又 不 是 她 的 女 儿 。 冯 家 的 姨 娘 还 总 是 向 冯 大 人 告 状 , 去 欺 冯 家 姑 娘 呢 ! ” 苏 氏 气 得 肺 都 快 炸 了 , 却 还 是 努 力 平 定 下 自 己 的 情 绪 , 心 想 : 一 年 之 约 马 上 就 到 了 , 她 犯 不 着 此 时 和 一 个 孩 子 斤 斤 计 较 , 于 是 敷 衍 道 : “ 那 是 冯 大 人 识 人 不 清 , 在 我 们 家 , 绝 对 不 会 发 生 这 样 的 事 ! ” 她 说 得 斩 钉 截 铁 。 南 宫 玥 心 里 嗤 笑 : 在 南 宫 府 绝 对 不 会 发 生 这 样 的 事 ? ! 那 么 她 前 世 的 遭 遇 是 怎 么 来 的 ? 她 像 是 在 思 考 , 神 色 游 移 不 定 , 最 终 却 还 是 抬 起 头 坚 定 地 对 苏 氏 说 : “ 祖 母 , 不 管 怎 么 样 , 我 是 绝 对 不 会 让 我 爹 纳 姨 娘 的 ! 和 我 玩 的 那 些 姑 娘 都 说 了 , 姨 娘 没 有 一 个 好 东 西 , 她 们 最 会 骗 人 的 ! 反 正 我 们 家 四 口 人 也 够 了 , 不 需 要 再 添 丁 加 口 ! ” 第 2 7 6 章 快 意 ( 5 )

随 着 四 老 爷 南 宫 程 大 喜 之 日 的 临 近 , 南 宫 府 上 也 日 益 忙 碌 起 来 。 作 为 南 宫 府 上 主 持 中 馈 的 赵 氏 , 更 是 忙 得 焦 头 烂 额 , 这 南 宫 程 的 婚 事 可 是 南 宫 家 回 到 王 都 以 后 的 第 一 件 大 喜 事 , 尽 管 他 不 过 只 是 庶 子 , 但 为 了 南 宫 家 的 脸 面 也 得 办 得 热 热 闹 闹 的 , 不 能 有 一 丁 点 儿 的 差 错 。 不 得 已 , 赵 氏 想 到 了 两 个 弟 妹 , 便 把 林 氏 和 黄 氏 叫 到 了 她 的 锦 华 院 。 坐 定 后 , 赵 氏 揉 了 揉 额 角 , 掩 不 住 疲 倦 与 焦 虑 地 说 道 : “ 二 弟 妹 , 三 弟 妹 , 今 日 叫 你 们 来 为 的 是 四 弟 的 婚 事 , 也 就 只 有 一 个 月 了 , 各 种 琐 事 实 在 繁 多 , 我 实 在 是 忙 不 过 来 , 只 能 麻 烦 两 位 弟 妹 也 帮 着 张 罗 一 点 。 ” 林 氏 和 黄 氏 对 此 并 不 意 外 , 毕 竟 这 是 南 宫 府 上 的 大 事 , 自 然 都 应 了 下 来 。 “ 那 就 劳 烦 两 位 弟 妹 了 。 ” 赵 氏 点 点 头 说 道 , “ 二 弟 妹 , 我 想 把 采 买 一 事 交 由 你 来 打 理 。 ” “ 大 嫂 , 我 … … ” 林 氏 才 说 了 几 个 字 , 身 子 突 然 微 微 摇 晃 了 一 下 , 抬 手 扶 额 。 “ 二 弟 妹 … … ” 赵 氏 的 话 音 刚 落 , 就 见 林 氏 已 经 软 软 地 瘫 倒 了 下 去 , 一 旁 的 如 意 吃 力 地 扶 住 了 她 , 紧 张 地 叫 道 : “ 二 夫 人 ! ” 一 时 间 , 锦 华 院 中 乱 成 了 一 团 。 南 宫 玥 一 下 闺 学 , 就 听 说 了 林 氏 晕 倒 的 消 息 , 急 急 地 赶 往 了 浅 云 院 。 “ 娘 ! ” 南 宫 玥 气 喘 吁 吁 地 冲 进 了 林 氏 的 闺 房 。 这 时 , 林 氏 已 经 醒 了 过 来 , 王 大 夫 刚 给 她 探 了 脉 , 就 听 刘 嬷 嬷 正 焦 急 地 问 道 : “ 王 大 夫 , 二 夫 人 这 是 得 了 什 么 病 。 ” 王 大 夫 捋 了 捋 下 颚 的 胡 须 , 道 : “ 刘 嬷 嬷 不 必 焦 急 , 二 夫 人 应 该 是 因 为 最 近 没 睡 好 , 过 于 疲 惫 , 所 以 才 晕 了 过 去 , 只 要 好 好 休 息 几 日 , 自 然 就 好 了 。 待 会 儿 , 我 会 给 二 夫 人 开 张 补 药 方 子 。 ” 刘 嬷 嬷 这 才 松 了 口 气 , 念 了 声 “ 阿 弥 陀 佛 ” 后 , 亲 自 送 了 王 大 夫 出 去 。 南 宫 玥 坐 到 林 氏 榻 边 , 担 心 地 把 手 搭 在 林 氏 腕 上 , 为 她 诊 脉 。 见 她 一 脸 的 汗 , 林 氏 拿 起 帕 子 为 她 拭 了 拭 额 头 , 含 笑 着 说 道 : “ 玥 姐 儿 , 你 别 担 心 , 王 大 夫 不 是 已 经 说 我 没 事 了 吗 ? ” 南 宫 玥 冲 她 笑 了 笑 , 凝 神 静 气 , 细 细 感 受 指 下 的 脉 动 。 娘 亲 的 脉 相 正 常 得 很 … … 还 真 的 只 是 精 神 不 济 , 半 分 没 有 其 他 的 毛 病 。 南 宫 玥 收 回 手 , 还 是 有 些 不 放 心 , 又 问 道 : “ 娘 亲 , 您 这 几 日 没 睡 好 吗 ? ” 林 氏 拍 了 拍 南 宫 玥 的 手 , 不 以 为 异 地 道 , “ 许 是 这 几 日 天 气 太 过 闷 热 的 关 系 , 我 晚 上 睡 眠 总 有 些 妨 碍 。 也 只 是 一 时 晕 厥 而 已 , 王 大 夫 刚 刚 不 也 是 说 了 我 没 事 的 吗 ? ” 见 女 儿 如 此 关 心 她 , 林 氏 的 心 里 暖 暖 的 。 如 意 也 在 一 旁 说 道 : “ 三 姑 娘 , 别 担 心 , 奴 婢 会 劝 二 夫 人 好 好 休 息 的 。 ” 应 该 只 是 一 时 疲 惫 的 关 系 … … 南 宫 玥 一 边 想 着 , 一 边 打 算 给 林 氏 开 一 张 安 神 的 方 子 , 让 她 晚 上 能 睡 得 好 些 。 南 宫 玥 放 下 心 来 , 柔 声 叮 嘱 林 氏 道 : “ 娘 亲 , 那 您 下 午 可 要 好 好 歇 息 , 免 得 真 累 出 病 来 。 ” 林 氏 笑 眯 眯 地 连 声 应 道 : “ 是 是 是 。 我 睡 一 觉 醒 来 就 好 了 。 ” 南 宫 玥 让 意 梅 回 自 己 房 里 拿 了 一 些 自 制 的 安 神 香 , 亲 手 点 上 后 , 便 服 侍 着 林 氏 睡 下 。 第 3 0 1 章 识 破 ( 2 )此 话 一 出 , 瞬 间 犹 如 醍 醐 灌 顶 , 南 宫 玥 只 觉 得 眼 前 豁 然 开 朗 。 南 宫 玥 低 头 沉 吟 了 片 刻 , 肃 容 对 着 官 语 白 就 是 盈 盈 一 拜 : “ 我 明 白 了 ! 多 谢 公 子 提 点 。 ” 官 语 白 十 分 君 子 地 虚 扶 了 一 把 , 道 : “ 姑 娘 不 必 多 礼 , 即 便 没 有 我 , 姑 娘 迟 早 也 会 想 明 白 的 , 只 是 早 晚 的 问 题 而 已 。 ” “ 不 管 如 何 , 还 是 要 谢 谢 公 子 。 ” 南 宫 玥 郑 重 地 道 。 官 语 白 不 再 多 言 , 只 是 道 : “ 南 宫 姑 娘 , 我 恐 怕 很 快 就 要 离 开 王 都 了 。 ” 说 着 , 他 招 了 招 手 , 小 四 拿 来 一 只 笼 子 给 南 宫 玥 , 笼 子 里 装 着 两 只 白 鸽 , “ 若 你 以 后 有 事 寻 我 , 可 以 传 话 给 清 越 茶 庄 , 也 可 以 飞 鸽 传 书 与 我 。 ” 南 宫 玥 微 微 一 愣 , 随 即 示 意 意 梅 接 过 鸟 笼 。 “ 容 公 子 , ” 南 宫 玥 拱 手 作 揖 道 , “ 那 就 祝 你 一 路 顺 风 … … 以 后 你 可 有 什 么 打 算 ? ” 以 官 语 白 的 身 份 , 也 确 实 不 是 适 合 长 期 留 在 王 都 , 要 知 道 百 密 一 疏 , 若 是 被 朝 廷 发 现 , 他 是 必 死 无 疑 ! “ 自 然 是 洗 刷 家 族 通 敌 卖 国 之 罪 ! ” 官 语 白 毫 不 犹 豫 地 说 。 反 正 南 宫 玥 已 经 知 道 他 真 正 的 身 份 , 他 用 不 着 对 此 隐 瞒 , “ 以 前 身 中 剧 毒 , 我 时 日 不 多 , 做 事 有 些 着 急 。 如 今 剧 毒 已 解 , 我 有 的 是 时 间 和 精 力 , 可 以 慢 慢 的 来 。 ” 他 神 情 温 温 的 , 可 是 话 中 却 透 着 一 股 杀 气 。 “ 那 就 祝 公 子 心 想 事 成 ! ” 南 宫 玥 真 心 诚 意 的 说 道 。 有 这 样 一 个 心 智 坚 忍 、 百 算 无 漏 的 敌 人 , 那 诬 陷 迫 害 官 家 的 人 , 以 后 下 场 怕 不 会 怎 么 好 ! 不 过 对 方 既 然 敢 犯 下 如 此 滔 天 的 罪 孽 , 想 必 也 做 好 了 承 受 后 果 的 准 备 。 前 世 , 官 语 白 因 为 身 体 的 原 因 早 早 离 世 … … 幸 好 , 萧 奕 终 究 完 成 了 他 们 共 同 的 目 标 ! 而 今 生 , 有 了 自 己 的 介 入 , 官 语 白 还 有 很 长 很 长 的 寿 命 , 再 加 上 他 的 本 领 , 一 定 能 够 亲 眼 看 到 自 己 如 偿 所 愿 。 “ 这 些 日 子 , 我 会 为 公 子 做 一 些 药 丸 ! ” 南 宫 玥 又 道 , “ 还 请 公 子 在 王 都 里 多 留 半 个 月 吧 ! ” 她 现 在 能 为 官 语 白 做 的 也 只 有 这 个 了 。 “ 好 ! ” 官 语 白 笑 了 , 不 是 一 贯 极 有 节 制 的 笑 容 , 那 笑 带 着 几 分 轻 松 , 如 沐 春 风 。 告 别 了 官 语 白 , 南 宫 玥 坐 上 马 车 , 思 索 着 自 己 接 下 来 应 该 如 何 行 事 。 她 觉 得 自 己 之 前 有 些 钻 牛 角 尖 了 , 一 直 以 来 , 她 所 考 虑 的 就 是 娘 亲 何 时 才 能 怀 上 身 孕 。 但 事 实 上 , 问 题 的 关 键 并 不 在 于 娘 亲 , 而 在 于 祖 母 … … 若 是 没 有 祖 母 的 一 再 逼 迫 , 娘 亲 何 时 怀 上 身 孕 , 甚 至 能 不 能 再 有 身 孕 根 本 不 重 要 ! 所 以 , 想 要 一 劳 永 逸 的 解 决 这 个 问 题 , 只 有 从 这 个 关 键 点 着 手 才 能 事 半 功 倍 ! 如 今 , 自 己 在 皇 帝 面 前 已 经 露 过 了 脸 , 在 皇 后 那 里 更 是 荣 宠 非 常 , 帝 后 二 人 对 自 己 的 印 象 都 颇 佳 。 这 摇 光 县 主 的 身 份 摆 在 这 里 , 也 是 绝 不 容 人 小 觑 的 。 这 样 来 讲 , 照 苏 氏 那 么 急 功 近 利 的 心 理 , 即 使 自 己 不 是 很 受 她 喜 欢 , 但 她 也 一 定 会 重 视 自 己 。 一 切 已 经 和 前 世 不 同 了 , 前 世 , 自 己 目 前 只 是 一 个 不 受 宠 又 怯 弱 的 孙 女 , 所 以 想 要 改 变 苏 氏 的 想 法 , 是 难 如 登 天 。 而 如 今 , 照 自 己 目 前 的 地 位 , 即 使 是 直 接 向 祖 母 提 出 自 己 不 想 要 父 亲 纳 妾 , 祖 母 也 不 能 置 自 己 的 意 见 不 理 。 第 2 7 4 章 快 意 ( 3 )席 间 的 姑 娘 们 纷 纷 掩 目 , 不 敢 去 看 , 林 氏 则 紧 搂 着 受 到 惊 吓 的 女 儿 , 愤 怒 地 看 向 苏 卿 萍 , 口 中 冷 声 喝 道 : “ 萍 表 妹 这 是 什 么 意 思 ? ” “ 我 、 我 … … ” 苏 卿 萍 一 脸 惊 疑 , 脸 色 白 了 又 红 , 红 了 又 白 , 花 容 失 色 地 说 道 , “ 我 不 知 道 … … 这 不 是 我 送 的 ! ” “ 这 不 是 你 送 的 ? ” 林 氏 的 脸 上 不 见 素 日 的 温 婉 , 厉 声 道 , “ 这 难 道 不 是 夹 《 春 生 集 》 里 的 吗 ? 你 到 底 安 的 什 么 心 , 竟 然 送 这 种 东 西 给 、 给 … … ” 如 果 玥 姐 儿 不 是 在 席 间 翻 看 , 而 是 带 回 了 房 间 , 这 些 被 夹 在 诗 集 中 的 春 宫 图 一 旦 被 在 一 个 未 出 闺 的 姑 娘 屋 里 发 现 , 这 简 直 不 给 女 儿 活 路 ! 苏 卿 萍 忙 不 迭 地 辩 解 道 : “ 二 表 嫂 , 这 真 和 我 无 关 , 我 也 不 知 道 为 什 么 会 … … ” “ 和 你 无 关 ? ” 林 氏 气 极 反 笑 道 , “ 这 东 西 是 你 当 着 这 么 多 人 的 面 给 玥 姐 儿 的 , 玥 姐 儿 又 是 在 我 们 面 前 打 开 的 。 你 说 这 与 你 无 关 , 难 道 它 是 凭 空 出 现 的 不 成 ? ” “ 我 … … ” 一 想 到 自 家 女 儿 刚 刚 也 看 到 这 等 脏 东 西 , 赵 氏 就 气 不 打 一 处 来 , 绵 里 藏 针 地 说 道 : “ 萍 表 妹 , 你 一 个 还 未 出 阁 的 大 家 姑 娘 , 居 然 会 喜 欢 这 种 东 西 。 ” 苏 卿 萍 哽 住 了 , 有 哪 个 大 家 闺 秀 会 喜 欢 “ 春 宫 图 ” ? ! 赵 氏 这 话 不 但 坐 实 了 这 春 宫 图 是 她 的 , 还 字 里 话 外 地 在 坏 她 名 节 。 “ 萍 表 姑 。 ” 南 宫 玥 从 林 氏 的 怀 里 抬 起 头 来 , 她 的 眼 中 还 带 着 眼 泪 , 双 目 一 片 迷 离 地 说 道 , “ 玥 儿 知 道 你 还 在 为 上 次 的 事 情 怪 玥 儿 , 可 是 , 那 天 爹 爹 已 经 答 应 了 玥 儿 要 教 玥 儿 弹 琴 … … ” 这 话 一 出 , 在 座 之 人 的 脸 上 都 露 出 古 怪 的 神 色 , 审 视 的 目 光 落 在 了 苏 卿 萍 的 身 上 。 苏 卿 萍 万 没 有 想 到 这 南 宫 玥 居 然 当 着 如 此 多 人 的 面 把 那 晚 的 事 情 说 出 来 , 一 时 气 急 , 脱 口 而 出 道 : “ 玥 姐 儿 , 你 当 着 长 辈 的 面 , 太 放 肆 了 ! 今 日 我 … … ” “ 萍 表 妹 。 ” 林 氏 冷 言 打 断 她 的 话 说 道 , “ 我 家 玥 姐 儿 的 祖 母 双 亲 以 及 兄 长 俱 在 , 容 不 得 你 一 个 表 姑 来 教 训 她 ! ” “ 够 了 ! ” 一 直 沉 默 地 坐 在 上 首 的 苏 氏 终 于 开 口 了 , 目 光 沉 沉 地 看 着 南 宫 玥 , 声 音 里 没 有 半 点 波 动 , “ 玥 姐 儿 , 你 来 说 说 , 上 次 到 底 是 什 么 事 ? ” “ 祖 母 … … ” “ 母 亲 , 还 是 儿 子 来 说 吧 。 ” 南 宫 穆 站 起 身 来 , 这 种 时 候 , 身 为 一 个 男 人 , 怎 么 能 让 自 己 的 女 儿 和 妻 子 出 面 呢 。 就 见 他 看 也 不 看 苏 卿 萍 , 直 言 说 道 , “ 那 日 晚 膳 后 , 我 带 着 玥 姐 儿 去 花 园 习 琴 , 恰 巧 遇 到 了 萍 表 妹 在 小 竹 林 吟 诗 , 萍 表 妹 想 学 作 诗 , 就 让 儿 子 指 点 其 一 二 , 但 男 女 毕 竟 有 别 , 又 是 在 夜 里 , 到 底 不 便 , 儿 子 便 未 曾 答 应 。 ” 这 一 番 话 可 比 南 宫 玥 刚 刚 的 那 些 含 糊 说 辞 清 晰 多 了 , 但 也 更 惹 人 遐 想 。 夜 晚 … … 偶 遇 … … 吟 诗 … … “ 孤 男 寡 女 ” … … 单 单 这 几 个 词 就 足 以 让 人 浮 想 联 翩 了 。 苏 卿 萍 的 无 耻 气 得 林 氏 脸 都 红 了 , 胸 口 不 住 地 起 伏 着 , 半 天 说 不 出 一 个 字 来 。 苏 氏 的 脸 色 也 不 好 看 , 沉 着 脸 喝 道 : “ 萍 姐 儿 ! ” “ 姑 母 … … ” 苏 卿 萍 完 全 没 想 到 事 情 怎 么 会 变 成 这 样 , 一 时 间 , 她 甚 至 不 知 道 该 如 何 反 应 , 只 能 喃 喃 道 , “ 那 日 萍 儿 也 不 知 二 表 哥 会 去 花 园 , 二 表 哥 才 学 出 众 , 萍 儿 一 时 起 了 让 二 表 哥 指 点 两 句 的 念 头 , 并 没 有 多 想 … … ” 第 2 6 6 章 春 宫 ( 8 )古代穿越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