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仙剑小说

仙剑小说“ 是 , 三 姑 娘 。 ” 百 卉 急 急 地 退 下 了 , 根 本 没 给 林 氏 说 话 的 机 会 。 知 母 莫 若 女 , 南 宫 玥 知 道 林 氏 心 中 必 有 疑 虑 , 转 身 对 林 氏 解 释 道 : “ 娘 亲 , 以 萧 世 子 的 身 份 , 想 要 找 太 医 医 治 也 是 可 以 的 , 他 既 然 不 辞 辛 苦 地 来 这 边 寻 我 , 想 必 这 名 伤 患 的 伤 势 非 常 严 重 。 我 身 为 一 名 医 者 , 又 岂 有 见 死 不 救 的 道 理 ! ” 林 氏 毕 竟 出 身 杏 林 世 家 , 又 如 何 不 懂 这 个 道 理 , 只 是 事 关 女 儿 , 就 有 些 关 心 则 乱 。 她 叹 了 口 气 , 道 : “ 让 娘 陪 你 去 见 萧 世 子 吧 。 ” “ 谢 谢 娘 亲 。 ” 南 宫 玥 展 颜 微 笑 , 跟 着 又 吩 咐 鹊 儿 道 , “ 鹊 儿 , 你 快 去 收 拾 一 间 厢 房 出 来 。 ” “ 是 , 三 姑 娘 。 ” 鹊 儿 应 声 退 下 。 小 花 厅 就 在 前 厅 的 右 侧 , 只 是 几 步 路 的 距 离 。 南 宫 玥 和 林 氏 才 刚 坐 下 , 百 卉 就 引 着 萧 奕 以 及 周 大 成 四 人 走 了 进 来 。 一 进 小 花 厅 , 周 大 成 四 人 的 目 光 就 在 林 氏 和 南 宫 玥 之 间 游 移 了 一 下 , 又 落 在 了 林 氏 身 上 , 在 他 们 看 来 , 世 子 口 中 的 神 医 万 不 可 能 是 一 个 小 姑 娘 。 见 到 萧 奕 , 南 宫 玥 和 林 氏 都 站 起 身 来 , 福 了 个 身 , 与 他 见 礼 : “ 见 过 萧 世 子 。 ” “ 林 夫 人 , 摇 光 县 主 , 叨 扰 了 ! ” 萧 奕 作 揖 回 礼 , 脸 上 没 有 一 贯 的 轻 佻 , 只 有 肃 然 与 凝 重 。 林 氏 愣 了 一 下 , 没 想 到 这 萧 奕 竟 与 年 初 在 宫 宴 上 判 若 两 人 , 不 由 联 想 到 他 家 中 的 情 况 , 俗 话 说 , 有 后 娘 便 有 后 爹 , 这 镇 南 王 府 怕 是 水 深 得 很 ! 她 对 萧 奕 略 有 改 观 , 因 此 态 度 也 和 气 了 不 少 : “ 萧 世 子 太 客 气 了 。 ” 南 宫 玥 的 目 光 先 在 萧 奕 身 上 停 顿 了 一 下 , 敏 感 地 察 觉 到 他 身 上 有 一 股 未 收 敛 的 杀 气 和 淡 淡 的 血 腥 味 , 想 必 他 手 中 的 剑 才 刚 饮 过 血 。 她 微 微 凝 眸 , 又 在 周 大 成 四 人 上 看 了 一 圈 , 视 线 先 落 在 钱 墨 阳 臂 上 , 知 道 他 必 然 就 是 萧 奕 带 来 的 伤 者 。 南 宫 玥 在 那 黑 红 一 片 的 白 布 条 看 了 看 , 又 看 了 看 他 的 面 色 , 心 中 叹 息 : 他 的 伤 怕 是 不 轻 , 希 望 还 来 得 及 … … 跟 着 又 对 着 程 昱 、 周 大 成 扫 视 过 去 , 目 光 停 留 在 车 夫 朱 兴 的 身 上 , 不 由 一 怔 … … 是 他 ! 朱 兴 不 认 得 南 宫 玥 , 而 南 宫 玥 却 记 得 他 — — 早 上 遇 到 的 那 个 车 夫 。 心 想 : 原 来 是 他 们 啊 ! “ 摇 光 县 主 … … ” 萧 奕 正 要 与 她 细 细 说 明 钱 墨 阳 的 伤 势 , 鹊 儿 急 匆 匆 地 走 了 进 来 , 禀 报 道 : “ 三 姑 娘 , 厢 房 已 经 备 好 了 。 ” 到 此 , 周 大 成 等 人 也 算 确 认 了 , 萧 奕 口 中 医 术 卓 绝 的 神 医 竟 然 是 这 位 十 来 岁 的 小 姑 娘 ! 全 都 惊 呆 了 。 这 么 小 的 小 丫 头 就 算 医 术 再 好 , 又 能 好 到 哪 里 去 ! 这 古 老 大 夫 吃 过 的 盐 恐 怕 都 比 她 吃 过 的 饭 还 多 ! 这 世 子 爷 也 太 不 靠 谱 了 吧 ? 周 大 成 越 想 越 是 心 浮 气 躁 。 南 宫 玥 自 然 注 意 到 了 周 大 成 等 人 怀 疑 的 目 光 , 但 她 丝 毫 没 有 在 意 , 不 喜 不 怒 道 : “ 萧 世 子 , 这 位 公 子 的 伤 势 不 轻 , 再 拖 上 一 天 , 恐 怕 就 性 命 不 保 了 。 幸 好 现 在 还 算 及 时 … … ” 话 音 刚 落 , 周 大 成 等 人 全 都 露 出 讶 色 , 没 想 她 一 没 切 脉 , 二 没 检 查 伤 处 , 只 凭 这 一 眼 已 经 看 出 其 中 厉 害 。 只 是 短 短 弹 指 间 , 他 们 看 待 南 宫 玥 的 目 光 已 经 天 差 地 别 。 也 许 , 这 个 世 上 真 有 天 赋 异 禀 之 人 吧 ? 第 2 1 5 章 神 技 ( 4 )

一 大 早 , 苏 卿 萍 穿 着 一 身 月 白 的 缎 裙 , 手 臂 上 裹 着 纱 布 , 就 款 款 地 来 向 苏 氏 请 安 了 。 “ 萍 儿 见 过 姑 母 。 ” 苏 卿 萍 盈 盈 福 身 , 露 出 了 天 鹅 般 雪 白 的 脖 颈 , 显 得 犹 为 楚 楚 动 人 。 “ 萍 姐 儿 不 必 如 此 多 礼 。 你 受 了 伤 , 就 该 好 好 养 伤 , 不 用 来 向 我 请 安 。 ” 苏 氏 一 脸 慈 爱 地 对 苏 卿 萍 说 道 , “ 你 现 在 多 休 息 休 息 , 才 是 正 理 。 ” 苏 卿 萍 楚 楚 一 笑 : “ 谢 姑 母 关 爱 , 不 过 礼 不 可 废 , 再 说 , 萍 儿 已 经 好 了 很 多 , 应 该 来 向 姑 母 请 安 的 。 ” “ 你 这 孩 子 , 也 未 免 太 过 懂 事 了 。 ” 苏 氏 长 叹 道 , 心 里 却 是 对 苏 卿 萍 的 话 很 是 受 用 。 “ 这 是 萍 儿 应 该 做 的 。 ” 苏 卿 萍 接 口 道 , “ 说 起 来 , 这 次 多 亏 了 二 表 哥 , 如 果 没 有 二 表 哥 , 萍 儿 还 不 知 道 现 在 是 何 处 境 呢 ! ” “ 这 是 他 应 该 做 的 。 ” 苏 氏 不 以 为 意 地 说 道 , “ 自 家 亲 戚 就 应 该 互 相 帮 扶 。 ” 苏 卿 萍 心 中 闪 过 一 丝 讥 诮 : 互 相 帮 扶 ? 怎 么 就 没 见 她 的 好 姑 母 帮 她 一 把 啊 ? 她 心 里 这 样 想 着 , 面 上 却 是 不 显 , 反 而 是 一 脸 感 激 地 道 : “ 即 便 是 亲 戚 , 该 尽 的 礼 数 还 是 要 尽 的 , 萍 儿 想 亲 自 向 二 表 哥 、 二 表 嫂 道 谢 。 但 萍 儿 身 无 长 物 , 只 能 自 己 做 些 点 心 送 给 他 们 了 。 ” 说 到 这 里 , 她 又 是 话 锋 一 转 道 , “ 特 别 是 二 表 嫂 , 这 次 多 亏 她 一 路 照 顾 萍 儿 , 待 萍 儿 宛 若 亲 妹 , 照 顾 有 加 , 萍 儿 铭 记 在 心 ! ” 苏 氏 皱 了 下 眉 , 神 色 变 得 有 些 淡 淡 的 , 随 意 地 说 道 : “ 她 是 你 表 嫂 , 照 顾 你 本 就 是 她 份 内 之 事 。 ” 苏 卿 萍 察 言 观 色 , 继 续 说 道 : “ 话 虽 如 此 , 萍 儿 还 是 万 分 感 激 的 。 二 表 嫂 长 得 漂 亮 , 性 格 又 好 , 难 怪 这 么 多 年 来 , 二 表 哥 对 二 表 嫂 一 直 敬 重 有 加 , 别 无 她 妇 。 ” “ 够 了 ! ” 苏 氏 脸 色 越 来 越 黑 , 终 于 忍 不 住 大 喝 了 一 声 。 “ 怎 么 了 , 姑 母 ? ” 苏 卿 萍 故 意 做 出 一 副 惊 讶 的 模 样 , 不 解 地 问 道 , “ 萍 儿 有 哪 里 说 的 不 妥 吗 ? ” 苏 氏 毫 不 掩 饰 语 气 中 厌 弃 , 说 道 : “ 若 不 是 林 氏 , 我 儿 膝 下 至 于 如 此 荒 凉 吗 ? 这 么 多 年 , 老 二 膝 下 只 有 昕 哥 儿 和 玥 姐 儿 两 人 。 玥 姐 儿 是 还 好 , 但 再 好 , 也 只 不 过 是 个 女 孩 儿 , 迟 早 是 要 嫁 出 去 的 。 昕 哥 儿 倒 是 个 男 孩 儿 , 可 心 智 不 全 , 有 什 么 用 ! ” 说 到 这 里 , 她 的 双 眼 中 染 上 了 怒 火 。 “ 这 , 这 也 不 能 全 怪 二 表 嫂 啊 ! ” 苏 卿 萍 一 副 护 着 林 氏 的 样 子 , “ 二 表 嫂 也 不 想 昕 哥 儿 出 事 … … ” “ 怎 么 不 怪 她 ? ” 苏 氏 面 色 冰 冷 , 迁 怒 道 , “ 若 不 是 她 没 有 照 顾 好 昕 哥 儿 , 让 昕 哥 儿 从 假 山 上 摔 落 下 来 , 我 一 个 好 好 的 孙 儿 , 哪 里 会 成 如 今 这 般 模 样 ? 哼 , 玥 姐 儿 都 这 么 大 了 , 也 没 见 她 再 给 我 南 宫 家 添 后 , 简 直 是 罪 上 加 罪 ! ” “ 可 … … 二 表 嫂 毕 竟 只 有 一 人 , 即 要 照 顾 二 表 哥 , 又 要 照 顾 昕 哥 儿 和 玥 姐 儿 , 难 免 力 不 从 心 , 难 以 顾 及 … … ” 苏 卿 萍 明 着 帮 林 氏 说 话 , 可 那 未 尽 之 言 却 是 让 苏 氏 勃 然 大 怒 。 “ 她 照 顾 不 过 来 , 却 还 拦 着 不 让 别 人 照 顾 侍 候 穆 儿 … … ” 苏 氏 一 想 到 自 己 上 次 赐 了 两 个 丫 鬟 , 转 而 又 被 退 回 来 的 情 景 , 对 林 氏 就 越 发 不 满 了 。 苏 卿 萍 露 出 一 副 张 慌 失 措 的 样 子 , 急 急 道 : “ 是 萍 儿 多 言 了 , 姑 母 千 万 不 要 生 气 , 气 坏 了 身 子 就 不 好 了 。 ” 她 的 心 里 满 是 欢 喜 , 姑 母 果 真 不 喜 欢 林 氏 , 看 来 自 己 大 有 机 会 , 取 林 氏 而 代 之 ! 第 2 2 3 章 婚 约 ( 2 )她 已 经 支 持 不 了 太 久 了 , 只 是 靠 着 一 口 硬 气 在 勉 强 支 撑 着 。 要 是 被 甩 下 马 背 , 自 己 是 会 重 伤 , 还 是 性 命 不 保 呢 ? 真 难 说 啊 … … 南 宫 玥 死 死 地 咬 紧 牙 关 , 不 到 最 后 一 刻 , 她 不 想 放 弃 ! 这 时 , 有 急 促 的 马 蹄 声 从 身 后 传 来 , 越 来 越 近 , 南 宫 玥 却 没 有 力 气 回 头 去 看 。 而 就 在 下 一 刻 , 一 个 厚 实 的 胸 膛 出 现 在 她 身 后 , 两 只 强 健 的 手 臂 从 她 腰 间 穿 过 , 握 住 了 缰 绳 。 “ 不 要 慌 ! ” 低 沉 冰 冷 的 嗓 音 从 身 后 响 起 , 此 人 竟 然 从 他 自 己 的 马 上 一 下 子 跳 到 了 她 的 马 上 ! 是 韩 淮 君 ! 南 宫 玥 听 出 了 来 人 的 声 音 , 她 微 微 一 愣 , 随 后 努 力 让 自 己 平 静 下 来 。 这 韩 淮 君 既 然 敢 跳 上 她 的 马 背 , 定 是 有 十 足 的 把 握 才 是 , 她 应 该 能 够 化 险 为 夷 的 。 “ 身 体 俯 下 , 尽 可 能 贴 着 马 背 。 ” 南 宫 玥 立 刻 依 言 而 行 。 白 雪 继 续 狂 奔 着 , 但 渐 渐 的 , 狂 躁 无 比 的 白 雪 就 在 韩 淮 君 手 里 安 分 了 下 来 , 速 度 越 来 越 慢 , 然 后 终 于 停 了 下 来 。 直 到 这 时 , 南 宫 玥 的 心 总 算 定 了 下 来 , 心 里 长 舒 了 一 口 气 。 韩 淮 君 翻 身 下 马 , 恪 守 礼 数 地 看 向 她 问 道 : “ 你 能 自 己 下 来 吗 ? ” 南 宫 玥 急 促 地 喘 着 气 , 过 了 一 会 儿 才 点 了 点 头 , 肯 定 地 说 道 : “ 能 。 ” 南 宫 玥 颤 巍 巍 地 下 了 马 , 尽 管 她 仍 努 力 保 持 一 副 镇 定 的 样 子 , 但 是 脸 色 还 是 显 得 有 些 苍 白 , 额 头 冷 汗 直 流 。 她 刚 一 站 稳 , 就 忙 不 迭 就 去 检 查 白 雪 的 状 况 。 白 雪 的 性 子 十 分 温 和 , 不 可 能 无 缘 无 故 忽 然 发 狂 。 南 宫 玥 才 扫 了 一 眼 , 便 赫 然 发 现 白 雪 的 臀 部 上 多 了 一 支 箭 , 鲜 红 的 血 液 从 伤 口 旁 边 流 出 来 , 在 它 雪 白 皮 毛 的 映 衬 下 , 红 得 刺 目 惊 心 。 “ 白 雪 … … ” 南 宫 玥 又 愤 怒 又 心 疼 , 她 安 慰 地 抚 着 白 雪 的 鬃 毛 , 正 要 动 手 替 它 治 伤 , 一 旁 的 韩 淮 君 已 经 沉 默 不 语 地 从 怀 里 掏 出 金 疮 药 , 并 对 南 宫 玥 说 道 : “ 县 主 , 请 退 开 一 些 。 ” 南 宫 玥 微 微 垂 眸 , 退 开 了 半 步 , 毕 竟 她 可 没 有 学 过 医 马 , 而 韩 淮 君 是 学 武 之 人 , 应 该 会 比 她 专 业 一 些 吧 ? 韩 淮 君 利 落 地 拔 下 了 那 支 箭 , 一 瞬 间 , 白 雪 发 出 凄 厉 的 嘶 鸣 , 让 南 宫 玥 的 心 都 不 由 微 微 一 痛 。 韩 淮 君 一 边 耐 心 安 抚 着 它 , 一 边 小 心 地 在 它 的 伤 口 上 涂 抹 金 创 药 。 他 的 手 法 非 常 利 落 , 好 像 已 经 做 过 了 许 多 次 , 就 连 身 为 医 者 的 南 宫 玥 也 说 不 出 半 点 不 妥 来 。 做 完 了 这 一 切 后 , 韩 淮 君 有 些 冷 淡 地 说 道 : “ 放 心 吧 , 它 只 是 皮 外 伤 , 养 些 时 日 就 会 好 。 ” 南 宫 玥 感 激 地 点 点 头 , 从 荷 包 里 拿 出 麦 牙 糖 , 喂 到 了 白 雪 的 嘴 里 , 安 慰 地 说 道 : “ 白 雪 , 没 事 的 , 你 很 快 就 会 好 的 。 ” 白 雪 亲 昵 地 贴 了 贴 南 宫 玥 的 掌 心 。 南 宫 玥 心 里 一 阵 后 怕 , 要 是 没 有 韩 淮 君 及 时 出 现 , 她 怕 是 … … 南 宫 玥 福 了 福 身 , 真 心 诚 意 地 说 道 , “ 韩 公 子 , 多 谢 你 的 救 命 之 恩 ! 日 后 你 若 有 需 要 , 尽 管 可 以 找 我 帮 忙 。 别 的 我 也 许 不 行 , 医 术 方 面 我 自 信 还 是 不 错 的 ! ” 韩 淮 君 面 无 表 情 地 摇 了 摇 头 : “ 不 用 。 没 有 我 , 你 今 日 也 不 会 有 这 遭 劫 难 ! ” 第 2 4 6 章 嫡 庶 ( 7 )仙剑小说两 人 下 马 恭 敬 地 皇 帝 行 了 礼 , 萧 奕 笑 嘻 嘻 地 起 来 答 话 : “ 摇 光 县 主 说 , 她 想 到 山 林 里 面 逛 逛 , 侄 儿 前 两 日 跟 着 皇 帝 伯 伯 来 过 这 里 , 所 以 就 带 她 来 这 里 了 。 ” “ 胡 闹 ! ” 皇 帝 笑 着 斥 骂 了 一 声 , “ 带 着 一 个 小 姑 娘 来 这 里 , 要 是 她 被 吓 坏 了 怎 么 办 ? ” 虽 是 斥 责 , 皇 帝 的 语 气 却 透 着 十 足 的 亲 昵 。 萧 奕 一 副 满 不 在 乎 的 样 子 , 自 信 满 满 地 说 道 : “ 没 事 , 侄 儿 的 功 夫 好 着 呢 ! ” 尽 管 他 说 的 是 大 实 话 , 可 在 旁 人 眼 中 , 却 是 毫 无 自 知 之 明 了 , 尤 其 在 场 的 人 几 乎 都 见 到 过 他 当 日 那 可 怜 的 战 利 品 … … “ 你 啊 你 ! ” 皇 帝 无 奈 地 叹 了 口 气 , 摇 了 摇 头 , 一 副 恨 铁 不 成 钢 地 说 道 , “ 奕 哥 儿 , 等 回 去 后 , 朕 可 得 好 好 考 教 一 下 你 的 武 艺 才 是 , 可 不 能 堕 了 你 祖 父 的 威 风 。 ” “ 皇 帝 伯 伯 。 ” 萧 奕 的 脸 一 下 子 就 垮 了 下 来 , 可 怜 兮 兮 地 说 道 , “ 您 还 是 饶 了 我 吧 … … ” “ 哈 哈 哈 。 ” 皇 帝 被 他 逗 得 笑 了 起 来 , 状 似 无 奈 地 说 道 , “ 朕 真 得 替 你 父 亲 好 好 管 管 你 。 ” 萧 奕 苦 着 脸 , 哭 丧 起 脸 来 , “ 皇 帝 伯 伯 … … ” 南 宫 玥 在 一 旁 看 得 有 趣 , 要 说 耍 起 无 赖 来 , 她 还 真 没 见 过 比 萧 奕 更 有 天 赋 的 ! 皇 帝 也 不 再 搭 理 他 了 , 转 而 把 目 光 放 到 了 南 宫 玥 的 身 上 , 故 意 摆 出 一 副 吓 唬 人 的 口 气 , 说 道 : “ 玥 丫 头 , 你 一 个 小 姑 娘 家 家 的 , 怎 么 胆 子 如 此 大 , 就 不 怕 到 了 林 子 里 面 , 蹿 出 什 么 野 兽 吃 掉 你 吗 ? ” 皇 帝 没 有 称 呼 她 封 号 , 而 是 和 皇 后 一 样 , 称 她 为 “ 玥 丫 头 ” , 带 着 一 种 长 辈 对 晚 辈 的 亲 昵 。 “ 陛 下 和 众 位 大 臣 狩 猎 了 这 么 多 天 , 就 算 有 什 么 野 兽 , 也 被 猎 完 了 吧 ! ” 南 宫 玥 笑 得 甜 甜 的 , 一 副 孩 童 的 天 真 无 邪 , “ 既 然 如 此 , 那 还 有 什 么 可 怕 的 ! ” 皇 帝 不 由 开 怀 大 笑 , 击 了 两 下 掌 说 道 : “ 确 实 如 此 ! 有 朕 在 , 就 算 有 什 么 野 兽 , 你 也 不 用 怕 ! ” “ 吼 ! ” 雷 鸣 般 的 吼 叫 恰 在 此 刻 响 起 , 一 头 巨 大 的 黑 熊 从 茂 密 的 草 丛 里 越 出 , 扑 向 距 离 它 最 近 的 皇 帝 。 这 一 番 变 故 来 得 太 过 突 然 , 在 侍 卫 们 还 没 有 反 应 过 来 的 时 候 , 黑 熊 两 只 粗 壮 的 熊 掌 就 与 皇 帝 仅 仅 只 有 一 步 之 遥 … … 眼 看 着 皇 帝 就 要 血 溅 当 场 之 际 , 一 支 利 箭 以 雷 霆 之 势 破 空 而 来 , 狠 狠 地 射 在 了 黑 熊 的 后 腿 上 。 利 箭 来 自 随 驾 的 韩 淮 君 , 南 宫 玥 之 前 并 没 有 向 他 说 明 许 多 , 唯 一 的 要 求 就 是 让 他 想 办 法 在 春 猎 的 第 五 日 随 驾 同 行 , 并 且 做 好 战 斗 的 准 备 。 看 来 , 韩 淮 君 的 确 把 她 的 话 放 在 心 上 了 , 才 会 如 此 快 速 的 弯 弓 射 箭 。 黑 熊 吃 痛 地 往 后 退 了 两 步 , 发 出 了 更 慑 人 的 吼 声 。 众 人 身 下 的 骏 马 不 住 地 嘶 鸣 着 , 马 蹄 不 安 地 踏 着 地 面 。 “ 护 驾 ! ” “ 保 护 皇 上 ! ” 侍 卫 们 纷 纷 下 马 , 拔 剑 冲 了 上 去 , 银 色 的 长 剑 在 阳 光 中 反 射 着 刺 耳 的 光 芒 。 “ 吼 ! ” 黑 熊 嘶 嚎 着 , 它 双 目 通 红 , 发 狂 似 地 东 冲 西 撞 , 侍 卫 们 奋 起 抵 抗 , 但 还 是 被 巨 力 冲 撞 了 出 去 , 黑 熊 又 一 次 出 现 在 了 皇 帝 的 身 后 , 熊 爪 狠 狠 地 向 着 他 的 脑 袋 抓 去 。 皇 帝 吓 得 呆 怔 在 当 地 , 下 一 刹 那 , 眼 前 就 被 四 溅 的 鲜 血 所 充 斥 。 第 2 5 1 章 救 驾 ( 3 )

仙剑小说萧 奕 的 心 情 大 好 , 觉 得 自 己 这 一 次 真 没 白 白 挨 这 一 爪 子 。 这 心 里 一 高 兴 , 人 就 马 上 精 神 了 几 分 。 不 过 他 还 是 装 出 可 怜 巴 巴 的 样 子 看 着 南 宫 玥 道 : “ 臭 丫 头 , 我 这 身 上 可 真 疼 啊 , 有 什 么 办 法 能 让 我 快 点 好 起 来 吗 ? ” 南 宫 玥 气 鼓 鼓 地 瞪 着 他 , 没 好 气 地 说 道 : “ 知 道 会 疼 , 你 还 逞 能 ? ” 萧 奕 自 知 理 亏 , 摸 了 摸 鼻 子 , 讪 讪 道 : “ 没 办 法 啊 , 好 不 容 易 有 这 个 机 会 , 总 得 要 兵 行 险 着 , 博 一 下 。 ” 在 黑 熊 出 现 的 那 一 刻 , 萧 奕 便 明 白 了 南 宫 玥 的 用 意 , 他 自 己 可 以 不 在 乎 荣 辱 得 失 , 但 南 宫 玥 好 不 容 易 才 为 他 寻 来 这 个 良 机 , 他 绝 对 不 能 辜 负 了 她 的 一 片 苦 心 。 仅 仅 只 是 救 驾 还 不 够 , 得 让 皇 帝 亲 眼 看 到 自 己 付 出 了 什 么 , 他 才 会 记 得 。 所 以 , 萧 奕 才 会 决 定 以 身 涉 险 。 南 宫 玥 并 不 知 道 萧 奕 真 正 的 想 法 , 只 是 不 由 的 想 起 了 他 目 的 处 境 , 近 的 , 皇 帝 提 防 他 ; 远 的 , 南 疆 的 镇 南 王 不 在 意 他 。 如 果 他 再 不 为 自 己 争 取 一 些 筹 码 , 他 只 会 随 着 皇 帝 和 镇 南 王 之 间 的 矛 盾 加 深 而 变 得 越 来 越 无 处 落 足 … … 所 以 , 前 世 他 最 终 才 会 逃 离 王 都 , 并 和 镇 南 王 断 绝 一 切 往 来 , 直 到 杀 入 镇 南 王 府 … … 想 到 这 里 , 南 宫 玥 的 心 情 有 些 灰 暗 , 她 垂 下 了 眼 帘 , 长 长 的 睫 毛 扑 闪 了 两 下 , 有 些 不 知 该 如 何 继 续 这 个 话 题 , 只 能 话 锋 一 转 问 道 : “ 你 有 没 有 好 奇 我 是 怎 么 知 道 那 里 有 熊 ? ” 从 他 醒 来 到 现 在 , 都 没 有 问 过 一 句 。 萧 奕 无 所 谓 的 耸 耸 肩 旁 , 这 个 动 作 扯 到 了 伤 口 , 他 顿 时 痛 的 有 些 呲 牙 咧 嘴 。 南 宫 玥 忙 按 住 他 , 说 道 : “ 让 你 别 乱 动 ! 过 一 会 儿 , 我 再 替 你 行 针 止 痛 。 ” “ 没 事 ! ” 萧 奕 满 不 在 乎 地 摆 摆 手 , 脸 上 又 是 一 惯 的 笑 容 , 说 道 , “ 你 能 随 手 取 几 种 花 粉 引 来 蜜 蜂 , 一 个 方 子 便 能 引 来 老 鼠 和 猫 , 现 在 就 算 能 引 来 熊 , 也 没 有 什 么 稀 罕 的 。 ” 萧 奕 回 答 得 一 本 正 经 , 好 像 他 说 的 就 是 事 实 。 南 宫 玥 微 微 一 怔 , 萧 奕 的 眼 中 看 不 出 半 点 对 她 的 怀 疑 , 有 的 只 是 理 所 当 然 。 无 论 这 个 借 口 是 不 是 靠 谱 , 在 萧 奕 的 心 里 , 一 切 就 是 这 么 简 单 … … 南 宫 玥 笑 了 , 两 世 以 来 , 这 还 是 第 一 次 有 人 这 样 无 条 件 的 相 信 自 己 , 这 种 感 觉 , 好 像 还 挺 不 错 的 ! 南 宫 玥 取 下 了 他 身 上 的 银 针 , 又 再 度 行 针 替 他 止 痛 。 做 完 这 一 切 后 , 药 也 熬 好 了 , 南 宫 玥 不 顾 他 可 怜 巴 巴 的 盯 着 自 己 的 目 光 , 吩 咐 竹 子 喂 给 他 喝 。 萧 奕 不 甘 不 愿 地 喝 完 了 药 , 南 宫 玥 替 他 诊 了 次 脉 , 并 说 道 : “ 没 事 了 … … 只 是 接 下 来 需 要 好 好 休 息 一 阵 子 。 ” 话 音 刚 落 , 帐 外 传 来 了 脚 步 声 , 紧 接 着 , 守 在 帐 外 的 小 宫 女 掀 开 帐 门 , 吴 院 判 带 着 一 众 太 医 到 了 。 见 萧 奕 已 经 醒 了 过 来 , 太 医 们 全 都 松 了 口 气 , 看 向 南 宫 玥 的 目 光 中 , 又 添 上 了 一 份 敬 意 。 达 者 为 师 ! 年 龄 什 么 的 , 其 实 并 不 重 要 。 萧 奕 在 休 养 了 三 日 后 , 伤 情 终 于 稳 定 了 下 来 , 于 是 , 早 已 无 心 继 续 春 猎 皇 帝 便 下 令 起 驾 回 宫 。 一 路 颠 簸 劳 顿 , 与 来 时 一 样 , 用 了 两 日 才 回 到 王 都 。 为 了 迎 接 皇 帝 的 銮 驾 , 所 有 留 守 王 都 的 三 品 及 以 上 文 武 大 臣 皆 是 出 城 接 驾 , 场 面 颇 为 隆 重 。 第 2 5 8 章 救 驾 ( 1 0 )“ 告 辞 。 ” 韩 淮 君 惜 字 如 金 , 拱 手 告 辞 了 。 南 宫 玥 看 着 韩 淮 君 远 去 的 背 影 , 心 里 也 不 着 急 , 至 少 对 方 没 有 正 面 回 拒 不 是 吗 ? 对 于 韩 淮 君 , 南 宫 玥 其 实 有 八 九 成 的 把 握 他 会 答 应 。 前 世 的 韩 淮 君 在 齐 王 妃 和 齐 王 世 子 打 压 下 , 还 是 崭 露 头 角 , 在 军 中 立 下 赫 赫 战 功 , 若 不 是 最 后 战 死 沙 场 , 英 年 早 逝 , 恐 怕 成 就 远 不 止 于 此 。 南 宫 玥 当 时 也 曾 听 闻 , 韩 淮 君 的 战 死 压 根 儿 不 是 什 么 意 外 , 而 是 一 场 阴 谋 。 只 可 惜 , 具 体 的 详 情 , 她 也 不 得 而 知 。 正 想 着 , 意 梅 从 帐 子 走 了 出 来 , 一 看 到 南 宫 玥 , 含 笑 着 从 她 手 中 接 过 白 雪 的 缰 绳 , “ 三 姑 娘 , 你 骑 马 回 来 了 ! … … 咦 ? 白 雪 怎 么 受 伤 了 ? ” 意 梅 不 由 发 出 惊 呼 , 花 容 失 色 , 声 音 颤 抖 道 , “ 三 姑 娘 , 你 们 这 到 底 是 怎 么 了 ? ” 眼 见 意 梅 一 副 不 弄 清 源 由 绝 不 置 休 的 样 子 , 南 宫 玥 只 得 把 刚 才 发 生 的 事 情 简 单 地 说 了 一 遍 , 只 说 流 箭 伤 了 白 雪 , 韩 淮 君 偶 然 路 过 , 自 马 上 救 下 了 她 。 这 下 可 把 意 梅 给 吓 坏 了 , 在 她 耳 边 念 个 不 停 , 自 责 不 已 : “ 三 姑 娘 , 都 是 奴 婢 的 错 , 奴 婢 不 该 留 您 一 个 人 骑 马 的 。 ” 南 宫 玥 安 慰 道 。 “ 不 怪 你 , 是 我 不 想 让 你 们 跟 着 的 。 再 说 , 就 算 你 在 , 你 也 帮 不 上 忙 … … ” 不 过 显 然 她 的 安 慰 并 没 什 么 效 果 , 那 之 后 将 近 一 炷 香 的 时 间 , 意 梅 都 是 絮 絮 叨 叨 地 没 玩 没 了 。 南 宫 玥 听 得 耳 朵 都 痛 了 , 只 能 有 一 下 没 一 下 地 应 着 。 就 在 这 时 候 , 萧 奕 撩 开 帘 子 , 走 了 进 来 , 这 大 大 方 方 毫 不 避 讳 的 样 子 , 让 意 梅 直 接 就 看 傻 了 眼 , 一 时 间 甚 至 都 忘 了 继 续 念 叨 。 南 宫 玥 已 经 习 惯 了 他 时 不 时 闯 进 自 己 住 处 的 行 为 , 都 有 些 懒 得 生 气 了 。 反 正 就 算 说 了 他 也 不 会 听 的 … … 才 伴 驾 归 来 的 萧 奕 , 兴 冲 冲 地 说 道 : “ 臭 丫 头 , 走 , 我 带 你 出 去 骑 马 ! ” 还 骑 马 啊 … … 意 梅 吓 得 脸 都 白 了 。 南 宫 玥 意 兴 阑 珊 地 说 道 : “ 不 去 了 , 白 雪 都 受 伤 了 。 ” “ 白 雪 受 伤 了 ? ” 萧 奕 一 挑 眉 梢 道 , “ 怎 么 回 事 ? ” 南 宫 玥 有 些 不 想 说 , 但 想 到 萧 奕 那 不 达 目 的 , 不 罢 休 的 性 子 , 只 能 尽 管 轻 描 淡 写 地 说 道 : “ 是 被 流 箭 伤 到 的 , 不 过 , 已 经 没 事 了 … … ” “ 流 箭 ? ! ” 萧 奕 压 根 儿 就 不 相 信 , 斜 睨 着 她 说 道 , “ 臭 丫 头 , 你 也 就 在 山 林 外 围 跑 跑 马 而 已 , 这 样 都 能 让 流 箭 伤 到 , 那 射 箭 的 人 该 有 多 蠢 啊 ! 说 吧 , 到 底 是 怎 么 回 事 ! ” 萧 奕 盯 着 她 的 眼 睛 , 在 他 深 邃 的 目 光 中 , 南 宫 玥 觉 得 自 己 莫 名 地 就 说 不 出 拒 绝 的 话 来 。 于 是 只 能 无 奈 地 说 道 : “ 好 吧 好 吧 , 其 实 不 是 流 箭 , 只 是 无 妄 之 灾 … … ” 说 着 , 便 把 之 前 的 事 情 一 五 一 十 地 告 诉 了 他 。 萧 奕 一 阵 心 惊 胆 战 , 上 上 下 下 地 打 量 了 她 好 一 阵 子 , 想 要 确 认 她 是 不 是 真 的 毫 发 无 伤 。 早 知 道 , 才 不 去 伴 什 么 驾 呢 ! 才 不 过 离 开 半 天 的 工 夫 , 就 差 点 … … 萧 奕 有 些 不 敢 往 下 想 了 。 南 宫 玥 又 一 次 向 他 确 认 道 : “ 我 真 没 事 ! ” “ 是 谁 干 的 ? ” 萧 奕 面 无 表 情 地 说 道 , 这 让 早 就 习 惯 了 他 嬉 皮 笑 脸 的 南 宫 玥 有 些 不 太 适 应 , 就 听 他 斩 钉 截 铁 地 说 道 , “ … … 你 一 定 知 道 。 ” 南 宫 玥 没 辙 , 只 得 老 老 实 实 地 说 道 : “ 是 齐 王 世 子 , 他 其 实 是 想 教 训 韩 淮 君 , 没 想 到 误 伤 了 白 雪 … … ” 萧 奕 似 笑 非 笑 道 : “ 原 来 是 他 … … ” 南 宫 玥 的 心 猛 地 一 跳 , 忙 说 道 : “ 你 不 会 想 去 教 训 他 吧 ? ” 萧 奕 环 抱 着 双 臂 , 懒 洋 洋 地 说 道 : “ 反 正 我 就 是 个 纨 绔 子 弟 , 纨 绔 子 弟 看 人 不 爽 , 随 便 打 两 下 也 是 情 有 可 原 的 。 陛 下 可 不 会 因 为 这 个 责 怪 我 ! ” 说 着 , 他 收 敛 起 了 笑 容 , 难 得 一 本 正 经 道 , “ 放 心 吧 , 我 有 分 寸 … … ” 不 等 她 阻 拦 , 萧 奕 便 径 直 走 向 帐 外 , 当 掀 起 帐 门 的 时 候 , 他 又 回 过 头 来 , 一 脸 庆 幸 地 说 道 , “ 臭 丫 头 , 还 好 你 没 事 … … ” 不 然 的 话 , 他 非 要 把 那 齐 王 世 子 千 刀 万 剐 不 可 ! 南 宫 玥 呆 呆 地 目 送 着 他 离 开 , 不 知 为 何 , 自 惊 马 以 来 一 直 压 在 心 底 的 恐 慌 已 经 荡 然 无 存 了 。 再 见 韩 淮 君 的 时 候 , 正 值 晚 霞 满 天 。 他 站 在 她 的 面 前 , 脱 口 便 是 这 么 一 句 话 : “ 我 该 怎 么 做 ? ” 南 宫 玥 笑 了 笑 , 慢 慢 地 向 前 走 去 。 韩 淮 君 跟 在 她 身 侧 , 听 着 南 宫 玥 轻 声 慢 语 地 说 着 话 , 仍 旧 是 一 贯 的 面 无 表 情 , 心 里 却 是 惊 疑 不 定 … … 好 一 会 儿 , 他 最 终 还 是 向 着 南 宫 玥 点 了 点 头 。 一 场 暴 风 雨 即 将 来 临 ! 第 2 4 9 章 救 驾 ( 1 )指 节 轻 轻 的 敲 击 着 梳 妆 台 的 台 面 , 南 宫 玥 沉 思 着 : 二 房 里 能 得 知 父 亲 行 踪 的 也 就 那 么 几 个 人 , 母 亲 和 哥 哥 定 然 不 可 能 , 剩 下 的 就 只 有 有 父 亲 的 随 行 小 厮 墨 砚 和 两 个 一 等 丫 鬟 , 以 及 父 亲 的 奶 娘 。 到 底 是 谁 吐 露 给 了 苏 卿 萍 呢 ? 这 件 事 若 是 不 查 清 楚 , 她 寝 食 难 安 ! “ 鹊 儿 。 ” 鹊 儿 正 守 在 门 外 , 一 听 南 宫 玥 叫 唤 , 连 忙 进 来 , 福 身 道 : “ 三 姑 娘 , 有 什 么 事 要 吩 咐 奴 婢 的 ? ” “ 我 怀 疑 爹 爹 那 里 有 些 不 妥 ! ” 南 宫 玥 面 对 着 梳 妆 镜 , 头 也 不 回 地 说 道 , “ 如 果 我 所 料 不 错 的 话 , 爹 爹 身 边 可 能 有 人 被 苏 卿 萍 收 买 了 。 ” 鹊 儿 一 怔 , 小 心 翼 翼 地 说 道 : “ 三 姑 娘 的 意 思 是 … … ” 南 宫 玥 的 眼 中 闪 过 一 丝 冷 意 , 道 : “ 爹 爹 的 身 边 不 需 要 这 等 背 主 之 人 。 ” 鹊 儿 明 白 了 她 的 意 思 , 忙 说 道 : “ 三 姑 娘 您 放 心 , 奴 婢 一 定 会 把 那 人 给 揪 出 来 的 。 ” “ 这 事 就 交 给 你 了 。 ” 南 宫 玥 嘱 咐 了 两 句 之 后 , 挥 手 让 她 退 下 。 意 梅 仔 细 地 为 她 擦 干 了 秀 发 , 服 侍 她 歇 下 后 , 放 下 床 帘 , 这 才 悄 悄 地 退 了 下 来 。 南 宫 玥 闭 上 眼 睛 , 前 世 的 苏 卿 萍 高 傲 地 进 了 二 房 的 门 , 最 终 导 致 了 娘 亲 的 疯 癫 和 早 逝 , 她 也 因 此 一 直 都 无 法 原 谅 爹 爹 。 但 是 , 这 些 日 子 以 来 , 她 却 亲 眼 看 着 爹 爹 对 苏 卿 萍 的 任 何 示 好 , 都 不 加 以 辞 色 , 甚 至 还 有 些 不 耐 和 厌 烦 。 南 宫 玥 相 信 , 这 一 点 自 己 绝 不 会 看 错 , 所 以 , 前 世 到 底 还 发 生 了 什 么 呢 ? 南 宫 玥 揉 了 揉 眉 头 , 过 了 好 一 会 儿 才 入 睡 。 这 一 觉 她 睡 得 很 不 安 稳 , 以 至 于 早 上 醒 来 的 时 候 , 也 是 哈 欠 连 连 。 但 她 也 算 是 想 明 白 了 , 不 管 前 世 发 生 了 什 么 , 既 然 命 运 让 她 得 以 重 生 , 那 所 有 的 一 切 , 她 都 不 会 让 它 再 发 生 ! 南 宫 玥 放 下 了 心 中 的 包 袱 , 和 哥 哥 南 宫 昕 一 起 , 开 开 心 心 地 跟 着 父 亲 南 宫 穆 学 习 骑 射 。 而 鹊 儿 所 打 探 到 的 消 息 也 源 源 不 断 地 传 入 了 她 的 耳 中 … … 时 间 很 快 就 到 了 六 月 十 四 , 过 了 这 一 日 , 南 宫 玥 就 年 满 十 一 岁 了 。 府 中 公 子 姑 娘 们 的 生 辰 , 一 般 是 各 房 自 己 过 的 , 但 由 于 南 宫 玥 新 近 得 封 县 主 , 在 苏 氏 的 要 求 下 , 赵 氏 特 意 为 她 准 备 了 丰 盛 的 生 辰 宴 。 宴 席 摆 在 了 花 厅 里 , 虽 只 是 家 宴 , 但 也 十 分 隆 重 。 林 氏 给 南 宫 玥 准 备 了 新 衣 , 那 是 一 袭 云 霏 妆 花 缎 织 彩 百 花 飞 蝶 锦 衣 , 外 罩 一 件 细 纹 罗 纱 比 甲 。 发 间 上 戴 上 几 朵 芙 蓉 珠 花 , 耳 上 坠 着 金 累 丝 嵌 宝 石 叶 形 耳 坠 , 手 上 则 戴 上 了 一 对 皇 后 赏 赐 的 白 玉 雕 绞 丝 纹 手 镯 。 林 氏 看 着 盛 装 打 扮 的 女 儿 , 不 由 面 露 骄 傲 : “ 我 的 玥 姐 儿 真 是 越 来 越 好 看 了 ! ” “ 我 的 妹 妹 当 然 是 最 好 看 了 ! ” 南 宫 昕 不 甘 寂 寞 地 插 嘴 道 。 林 氏 的 目 光 中 带 着 怜 惜 , 她 的 记 忆 仿 佛 还 停 留 在 那 襁 褓 里 粉 雕 玉 琢 的 一 团 , 转 眼 间 , 女 儿 就 已 经 十 一 岁 了 , 也 到 了 快 要 说 人 家 的 年 纪 … … 过 些 日 子 也 该 开 始 为 她 准 备 嫁 妆 了 。 想 到 这 里 , 林 氏 的 心 里 充 满 了 不 舍 , 好 像 女 儿 随 时 都 会 嫁 出 去 一 样 。 “ 娘 亲 ? ” 林 氏 回 过 神 来 , 就 见 儿 子 女 儿 都 瞪 大 了 清 澈 的 眼 睛 , 看 着 自 己 , 让 她 心 里 软 软 的 。 她 摸 摸 两 个 孩 子 的 头 发 说 道 : “ 我 们 走 吧 。 ” 第 2 6 3 章 春 宫 ( 5 )

仙剑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