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思路客小说网

思路客小说网“ 告 辞 。 ” 韩 淮 君 惜 字 如 金 , 拱 手 告 辞 了 。 南 宫 玥 看 着 韩 淮 君 远 去 的 背 影 , 心 里 也 不 着 急 , 至 少 对 方 没 有 正 面 回 拒 不 是 吗 ? 对 于 韩 淮 君 , 南 宫 玥 其 实 有 八 九 成 的 把 握 他 会 答 应 。 前 世 的 韩 淮 君 在 齐 王 妃 和 齐 王 世 子 打 压 下 , 还 是 崭 露 头 角 , 在 军 中 立 下 赫 赫 战 功 , 若 不 是 最 后 战 死 沙 场 , 英 年 早 逝 , 恐 怕 成 就 远 不 止 于 此 。 南 宫 玥 当 时 也 曾 听 闻 , 韩 淮 君 的 战 死 压 根 儿 不 是 什 么 意 外 , 而 是 一 场 阴 谋 。 只 可 惜 , 具 体 的 详 情 , 她 也 不 得 而 知 。 正 想 着 , 意 梅 从 帐 子 走 了 出 来 , 一 看 到 南 宫 玥 , 含 笑 着 从 她 手 中 接 过 白 雪 的 缰 绳 , “ 三 姑 娘 , 你 骑 马 回 来 了 ! … … 咦 ? 白 雪 怎 么 受 伤 了 ? ” 意 梅 不 由 发 出 惊 呼 , 花 容 失 色 , 声 音 颤 抖 道 , “ 三 姑 娘 , 你 们 这 到 底 是 怎 么 了 ? ” 眼 见 意 梅 一 副 不 弄 清 源 由 绝 不 置 休 的 样 子 , 南 宫 玥 只 得 把 刚 才 发 生 的 事 情 简 单 地 说 了 一 遍 , 只 说 流 箭 伤 了 白 雪 , 韩 淮 君 偶 然 路 过 , 自 马 上 救 下 了 她 。 这 下 可 把 意 梅 给 吓 坏 了 , 在 她 耳 边 念 个 不 停 , 自 责 不 已 : “ 三 姑 娘 , 都 是 奴 婢 的 错 , 奴 婢 不 该 留 您 一 个 人 骑 马 的 。 ” 南 宫 玥 安 慰 道 。 “ 不 怪 你 , 是 我 不 想 让 你 们 跟 着 的 。 再 说 , 就 算 你 在 , 你 也 帮 不 上 忙 … … ” 不 过 显 然 她 的 安 慰 并 没 什 么 效 果 , 那 之 后 将 近 一 炷 香 的 时 间 , 意 梅 都 是 絮 絮 叨 叨 地 没 玩 没 了 。 南 宫 玥 听 得 耳 朵 都 痛 了 , 只 能 有 一 下 没 一 下 地 应 着 。 就 在 这 时 候 , 萧 奕 撩 开 帘 子 , 走 了 进 来 , 这 大 大 方 方 毫 不 避 讳 的 样 子 , 让 意 梅 直 接 就 看 傻 了 眼 , 一 时 间 甚 至 都 忘 了 继 续 念 叨 。 南 宫 玥 已 经 习 惯 了 他 时 不 时 闯 进 自 己 住 处 的 行 为 , 都 有 些 懒 得 生 气 了 。 反 正 就 算 说 了 他 也 不 会 听 的 … … 才 伴 驾 归 来 的 萧 奕 , 兴 冲 冲 地 说 道 : “ 臭 丫 头 , 走 , 我 带 你 出 去 骑 马 ! ” 还 骑 马 啊 … … 意 梅 吓 得 脸 都 白 了 。 南 宫 玥 意 兴 阑 珊 地 说 道 : “ 不 去 了 , 白 雪 都 受 伤 了 。 ” “ 白 雪 受 伤 了 ? ” 萧 奕 一 挑 眉 梢 道 , “ 怎 么 回 事 ? ” 南 宫 玥 有 些 不 想 说 , 但 想 到 萧 奕 那 不 达 目 的 , 不 罢 休 的 性 子 , 只 能 尽 管 轻 描 淡 写 地 说 道 : “ 是 被 流 箭 伤 到 的 , 不 过 , 已 经 没 事 了 … … ” “ 流 箭 ? ! ” 萧 奕 压 根 儿 就 不 相 信 , 斜 睨 着 她 说 道 , “ 臭 丫 头 , 你 也 就 在 山 林 外 围 跑 跑 马 而 已 , 这 样 都 能 让 流 箭 伤 到 , 那 射 箭 的 人 该 有 多 蠢 啊 ! 说 吧 , 到 底 是 怎 么 回 事 ! ” 萧 奕 盯 着 她 的 眼 睛 , 在 他 深 邃 的 目 光 中 , 南 宫 玥 觉 得 自 己 莫 名 地 就 说 不 出 拒 绝 的 话 来 。 于 是 只 能 无 奈 地 说 道 : “ 好 吧 好 吧 , 其 实 不 是 流 箭 , 只 是 无 妄 之 灾 … … ” 说 着 , 便 把 之 前 的 事 情 一 五 一 十 地 告 诉 了 他 。 萧 奕 一 阵 心 惊 胆 战 , 上 上 下 下 地 打 量 了 她 好 一 阵 子 , 想 要 确 认 她 是 不 是 真 的 毫 发 无 伤 。 早 知 道 , 才 不 去 伴 什 么 驾 呢 ! 才 不 过 离 开 半 天 的 工 夫 , 就 差 点 … … 萧 奕 有 些 不 敢 往 下 想 了 。 南 宫 玥 又 一 次 向 他 确 认 道 : “ 我 真 没 事 ! ” “ 是 谁 干 的 ? ” 萧 奕 面 无 表 情 地 说 道 , 这 让 早 就 习 惯 了 他 嬉 皮 笑 脸 的 南 宫 玥 有 些 不 太 适 应 , 就 听 他 斩 钉 截 铁 地 说 道 , “ … … 你 一 定 知 道 。 ” 南 宫 玥 没 辙 , 只 得 老 老 实 实 地 说 道 : “ 是 齐 王 世 子 , 他 其 实 是 想 教 训 韩 淮 君 , 没 想 到 误 伤 了 白 雪 … … ” 萧 奕 似 笑 非 笑 道 : “ 原 来 是 他 … … ” 南 宫 玥 的 心 猛 地 一 跳 , 忙 说 道 : “ 你 不 会 想 去 教 训 他 吧 ? ” 萧 奕 环 抱 着 双 臂 , 懒 洋 洋 地 说 道 : “ 反 正 我 就 是 个 纨 绔 子 弟 , 纨 绔 子 弟 看 人 不 爽 , 随 便 打 两 下 也 是 情 有 可 原 的 。 陛 下 可 不 会 因 为 这 个 责 怪 我 ! ” 说 着 , 他 收 敛 起 了 笑 容 , 难 得 一 本 正 经 道 , “ 放 心 吧 , 我 有 分 寸 … … ” 不 等 她 阻 拦 , 萧 奕 便 径 直 走 向 帐 外 , 当 掀 起 帐 门 的 时 候 , 他 又 回 过 头 来 , 一 脸 庆 幸 地 说 道 , “ 臭 丫 头 , 还 好 你 没 事 … … ” 不 然 的 话 , 他 非 要 把 那 齐 王 世 子 千 刀 万 剐 不 可 ! 南 宫 玥 呆 呆 地 目 送 着 他 离 开 , 不 知 为 何 , 自 惊 马 以 来 一 直 压 在 心 底 的 恐 慌 已 经 荡 然 无 存 了 。 再 见 韩 淮 君 的 时 候 , 正 值 晚 霞 满 天 。 他 站 在 她 的 面 前 , 脱 口 便 是 这 么 一 句 话 : “ 我 该 怎 么 做 ? ” 南 宫 玥 笑 了 笑 , 慢 慢 地 向 前 走 去 。 韩 淮 君 跟 在 她 身 侧 , 听 着 南 宫 玥 轻 声 慢 语 地 说 着 话 , 仍 旧 是 一 贯 的 面 无 表 情 , 心 里 却 是 惊 疑 不 定 … … 好 一 会 儿 , 他 最 终 还 是 向 着 南 宫 玥 点 了 点 头 。 一 场 暴 风 雨 即 将 来 临 ! 第 2 4 9 章 救 驾 ( 1 )

南 宫 玥 估 计 齐 王 世 子 应 该 不 至 于 愚 蠢 得 想 要 在 这 皇 家 猎 场 弑 兄 , 这 春 猎 上 若 是 出 了 人 命 , 皇 帝 必 然 下 旨 彻 查 , 一 旦 被 查 出 , 齐 王 世 子 也 别 想 好 过 。 所 以 齐 王 世 子 想 必 只 是 想 吓 唬 吓 唬 韩 淮 君 , 或 者 让 他 受 个 轻 伤 , 警 告 他 以 后 安 分 一 点 。 只 是 没 想 到 齐 王 世 子 的 箭 术 实 在 太 烂 , 一 箭 没 射 到 韩 淮 君 , 反 而 误 伤 了 她 的 白 雪 。 南 宫 玥 只 能 暗 叹 自 己 倒 霉 , 没 招 谁 惹 谁 , 就 来 了 这 么 个 飞 来 横 祸 。 韩 淮 君 一 直 没 有 说 话 , 他 一 路 送 着 南 宫 玥 到 了 营 地 , 才 拱 手 告 辞 : “ 县 主 , 在 下 就 送 到 这 了 。 ” 说 完 , 他 转 身 欲 走 , 却 不 想 南 宫 玥 在 后 方 莫 名 其 妙 地 说 了 一 句 : “ 你 想 一 辈 子 都 这 样 下 去 吗 ? ” 她 的 声 音 极 轻 , 却 还 是 清 晰 地 传 进 了 韩 淮 君 的 耳 里 。 “ 什 么 ? ” 韩 淮 君 止 步 回 眸 , 一 时 之 间 没 有 明 白 南 宫 玥 话 中 之 意 。 “ 你 是 想 一 辈 子 被 人 忌 惮 , 像 条 狗 似 的 被 人 踩 在 脚 下 , 时 不 时 提 防 他 人 的 阴 谋 算 计 , 还 是 想 要 脱 离 他 人 的 掌 控 , 建 功 立 业 , 自 立 门 户 ? ” 她 的 语 调 云 淡 风 轻 的 , 可 是 话 中 的 意 思 却 是 一 点 都 不 像 个 十 岁 的 女 孩 儿 应 该 说 的 话 。 韩 淮 君 微 微 错 愕 , 却 是 没 有 回 答 。 然 而 南 宫 玥 的 话 如 同 魔 咒 般 , 一 遍 遍 在 他 的 脑 海 中 响 起 , 回 旋 不 去 。 他 想 要 脱 离 他 人 掌 控 吗 ? 他 自 然 是 想 的 ! 这 么 多 年 来 , 他 一 直 都 想 着 能 脱 离 齐 王 府 , 自 己 建 功 立 业 , 自 立 门 户 , 做 梦 都 想 啊 ! “ 如 果 你 想 , 我 可 以 帮 你 。 ” 南 宫 玥 温 软 的 声 音 再 次 传 进 了 韩 淮 君 的 耳 中 , 如 同 一 个 惊 雷 , 让 他 回 过 神 来 。 韩 淮 君 不 由 感 到 好 笑 , 这 样 一 个 十 岁 的 小 姑 娘 竟 异 想 天 开 说 可 以 帮 自 己 , 这 是 在 逗 自 己 开 心 吧 ? 他 的 目 光 情 不 自 禁 地 定 在 南 宫 玥 身 上 , 小 姑 娘 素 白 稚 嫩 的 脸 蛋 , 在 阳 光 的 照 耀 下 , 好 像 蒙 上 了 一 层 淡 淡 的 金 纱 , 她 的 神 情 在 那 层 金 纱 的 衬 托 下 , 显 得 庄 严 肃 穆 。 这 一 刻 , 韩 淮 君 心 中 突 然 涌 起 了 一 种 难 以 言 语 的 感 觉 , 好 像 眼 前 这 个 小 姑 娘 刚 刚 所 说 的 话 , 并 不 是 在 开 玩 笑 。 可 是 , 他 还 是 没 有 回 答 南 宫 玥 。 南 宫 玥 一 直 在 观 察 着 韩 淮 君 的 神 情 , 然 而 遗 憾 的 是 , 她 并 没 有 从 他 的 面 瘫 脸 上 看 出 些 什 么 , 见 他 迟 迟 未 答 , 也 没 有 勉 强 , 淡 淡 地 说 道 : “ 你 回 去 好 好 想 想 , 如 果 想 , 明 日 之 前 , 可 以 随 时 来 找 我 。 ” 南 宫 玥 素 来 恩 怨 分 明 , 尽 管 这 次 的 倒 霉 事 是 因 韩 淮 君 而 起 , 但 罪 魁 祸 首 却 是 齐 王 世 子 。 以 刚 才 的 形 势 , 韩 淮 君 完 全 可 以 袖 手 旁 观 , 将 事 情 闹 大 ! 一 旦 皇 帝 追 究 下 来 , 齐 王 世 子 绝 对 讨 不 了 好 。 可 是 韩 淮 君 却 没 有 坐 视 不 管 , 反 而 出 手 救 了 她 ! 南 宫 玥 很 清 楚 , 这 次 要 不 是 韩 淮 君 相 救 , 她 轻 则 负 伤 , 但 更 有 可 能 是 直 接 丧 命 了 。 所 谓 有 仇 不 报 非 君 子 , 齐 王 世 子 的 这 一 箭 之 仇 , 南 宫 玥 是 不 可 能 当 做 没 发 生 的 , 虽 不 至 于 想 要 了 他 的 命 , 却 也 要 让 他 付 出 点 代 价 。 最 简 单 的 方 法 自 然 是 通 过 韩 淮 君 — — 齐 王 世 子 既 然 想 着 对 付 韩 淮 君 , 那 她 就 扶 韩 淮 君 一 把 , 韩 淮 君 出 人 头 地 , 自 然 是 对 齐 王 世 子 最 大 的 报 复 ! 第 2 4 8 章 嫡 庶 ( 9 )思路客小说网待 到 莫 辰 退 下 后 , 皇 帝 缓 缓 地 扫 了 一 圈 底 下 的 儿 子 和 臣 子 们 , 淡 淡 地 开 口 说 道 : “ 这 次 朕 遇 险 , 确 是 九 死 一 生 , 幸 得 萧 奕 和 韩 淮 君 救 驾 。 ” 说 到 这 里 , 他 依 然 有 些 心 有 余 悸 , 顿 了 顿 , 又 道 , “ 传 朕 旨 意 , 特 封 韩 淮 君 为 骁 骑 营 副 都 统 ! ” 众 人 大 惊 , 对 御 林 军 统 林 的 处 份 是 在 意 料 之 中 , 可 是 , 对 韩 淮 君 的 封 赏 却 有 些 太 过 了 … … 而 且 , 韩 淮 君 今 年 好 像 才 刚 满 十 五 岁 吧 ? 十 五 岁 的 骁 骑 营 副 都 统 , 历 朝 历 代 哪 有 这 样 的 事 … … “ 陛 下 , 这 似 不 太 妥 … … ” 齐 王 妃 的 胞 弟 陆 宏 林 率 先 开 口 了 , 陆 家 可 不 能 眼 睁 睁 地 看 着 齐 王 的 庶 长 子 , 坐 上 这 骁 骑 营 副 都 统 这 个 位 子 , 从 此 压 嫡 子 一 头 。 皇 帝 冷 冷 地 看 了 他 一 眼 : “ 韩 淮 君 救 驾 有 功 , 难 道 在 爱 卿 的 眼 里 , 朕 的 性 命 还 比 不 过 一 个 小 小 的 骁 骑 营 副 都 统 ? ” 本 来 他 也 有 些 犹 豫 要 不 要 把 韩 淮 君 推 到 这 样 的 一 个 位 子 上 去 , 但 陆 宏 林 的 反 对 反 而 坚 定 了 他 的 这 个 念 头 。 为 了 齐 王 妃 那 一 点 谁 都 看 得 出 来 的 小 心 思 , 就 要 阻 拦 他 的 旨 意 , 他 们 还 把 他 这 个 皇 帝 放 在 眼 里 吗 ? ! 陆 宏 林 的 冷 汗 浸 湿 了 背 脊 , 连 忙 跪 了 下 来 , 伏 地 道 : “ 是 臣 多 言 了 , 望 陛 下 恕 罪 ! ” “ 还 有 谁 想 说 些 什 么 吗 ? ” 皇 帝 环 顾 四 周 , 目 如 寒 光 , 声 如 雷 霆 , 一 股 滔 天 的 帝 王 之 威 让 所 有 人 都 噤 声 , 再 不 敢 多 言 。 “ 怀 仁 , 去 把 韩 淮 君 宣 来 。 ” 皇 帝 身 边 的 刘 公 公 赶 紧 亲 自 跑 了 一 趟 , 不 多 时 , 韩 淮 君 便 进 了 营 帐 , 周 围 带 着 压 抑 和 古 怪 的 气 息 , 让 他 略 感 疑 惑 。 但 韩 淮 君 面 无 异 色 , 上 前 行 礼 , “ 参 见 皇 上 。 ” “ 韩 淮 君 听 封 。 ” 皇 帝 意 向 坚 定 地 说 道 , “ 朕 今 日 封 你 为 骁 骑 营 副 都 统 , 以 嘉 奖 你 救 驾 之 功 , 望 你 不 要 辜 负 朕 的 期 望 ! ” 韩 淮 君 一 怔 , 虽 有 着 救 驾 之 功 , 他 知 道 皇 帝 必 会 有 所 嘉 奖 , 但 他 万 万 没 有 想 到 , 会 得 到 这 样 的 封 赏 。 韩 淮 君 呆 住 了 , 一 贯 冷 静 无 波 的 脸 上 现 出 了 一 丝 诧 异 , 直 到 刘 公 公 提 醒 , 这 才 回 过 神 来 , 重 重 地 嗑 下 了 头 。 “ 臣 韩 淮 君 , 遵 旨 ! ” 韩 淮 君 的 双 手 在 体 侧 微 微 地 颤 抖 , 再 也 无 法 维 持 自 己 的 平 静 , 这 一 刻 , 他 很 明 白 , 自 己 的 命 运 , 将 就 此 改 变 ! 被 封 赏 的 是 自 己 的 儿 子 , 齐 王 自 然 也 上 前 几 步 , 跟 着 拜 谢 君 恩 , 心 里 想 着 : 君 哥 儿 是 庶 子 , 将 来 自 己 老 去 , 君 哥 儿 最 多 也 就 得 个 小 小 的 爵 位 , 指 不 定 从 此 还 要 看 宗 人 府 的 脸 色 过 日 子 , 如 今 可 好 了 , 君 哥 儿 年 纪 轻 轻 就 被 封 为 骁 骑 营 副 都 统 , 将 来 的 升 迁 指 日 可 待 。 皇 帝 既 然 封 赏 了 韩 淮 君 , 自 然 也 不 能 漏 掉 萧 奕 。 可 该 如 何 封 赏 萧 奕 , 连 皇 帝 自 己 都 有 些 伤 脑 筋 。 虽 然 没 有 明 言 , 但 众 所 周 知 , 萧 奕 是 镇 南 王 留 在 王 都 中 的 质 子 , 若 让 他 得 了 实 权 , 这 完 全 违 背 了 自 己 的 本 意 ! 可 是 , 这 奕 哥 儿 确 实 是 个 好 孩 子 , 今 日 若 非 他 挺 身 相 救 , 自 己 恐 怕 难 逃 一 劫 。 削 弱 镇 南 王 府 的 兵 权 势 在 必 行 , 与 其 和 镇 南 王 府 硬 碰 硬 , 或 许 让 下 一 代 的 镇 南 王 主 动 交 出 兵 权 会 更 妥 贴 。 而 且 , 既 然 奕 哥 儿 如 此 真 诚 待 他 , 他 自 然 也 不 会 亏 待 了 那 个 孩 子 。 第 2 5 5 章 救 驾 ( 7 )

思路客小说网春 猎 第 二 日 , 齐 王 世 子 猎 鹿 不 成 反 被 鹿 追 , 在 山 林 里 迷 了 路 , 被 夜 晚 的 狼 嚎 吓 哭 了 。 春 猎 第 三 日 , 齐 王 世 子 从 马 背 上 摔 了 下 来 , 幸 得 一 旁 的 侍 卫 舍 身 相 护 , 当 场 痛 哭 。 春 猎 第 四 日 , 齐 王 世 子 骑 术 拙 劣 , 闯 到 了 猎 物 前 面 , 被 流 箭 伤 了 左 臂 , 鲜 血 直 流 , 哭 喊 着 要 回 家 。 … … 一 时 间 , 齐 王 世 子 在 围 猎 场 上 出 了 名 , 每 天 都 会 冒 出 些 新 鲜 的 话 题 , 猎 场 的 那 些 贵 妇 女 眷 们 第 一 次 觉 得 围 猎 也 不 是 那 么 无 聊 了 。 只 有 南 宫 玥 晓 得 , 这 一 定 都 是 萧 奕 做 的 。 不 愧 驰 骋 纨 绔 界 这 么 多 年 , 连 修 理 个 人 都 是 这 么 神 不 知 鬼 不 觉 的 。 眼 看 着 可 怜 的 齐 王 世 子 被 折 腾 成 了 这 样 , 南 宫 玥 心 里 说 不 出 的 爽 快 ! 这 下 总 算 是 为 白 雪 报 了 一 箭 之 仇 了 ! 春 猎 第 五 日 , 就 在 贵 妇 女 眷 们 期 待 着 齐 王 世 子 又 会 闹 出 什 么 新 花 样 的 时 候 , 南 宫 玥 已 经 换 上 了 一 身 新 的 骑 装 出 了 门 。 白 雪 受 了 伤 , 南 宫 玥 不 忍 心 再 劳 动 他 , 便 问 皇 后 借 了 匹 温 顺 的 马 , 把 意 梅 和 百 卉 都 留 了 下 来 , 自 行 带 上 血 木 弓 出 发 了 。 南 宫 玥 小 心 翼 翼 地 驾 驭 着 马 儿 , 去 和 萧 奕 会 和 。 萧 奕 策 马 走 在 她 身 侧 , 一 双 桃 花 眼 充 满 了 笑 意 , “ 臭 丫 头 , 你 今 天 想 带 我 去 哪 儿 ? ” 他 就 没 见 过 这 臭 丫 头 主 动 约 自 己 , 这 还 是 第 一 次 , 绝 对 值 得 纪 念 ! 南 宫 玥 没 想 过 要 瞒 着 萧 奕 , 让 他 把 接 下 来 发 生 的 一 切 当 作 是 巧 合 , 可 又 不 知 道 该 怎 么 来 解 释 , 只 能 说 道 : “ … … 你 跟 我 走 就 行 了 。 ” 萧 奕 果 然 不 再 问 了 , 一 副 没 有 正 经 的 样 子 : “ 往 里 面 走 , 就 有 猛 兽 出 没 了 , 你 可 要 好 好 跟 着 我 , 不 然 一 不 小 心 , 老 虎 就 能 把 你 给 抓 走 了 。 ” 南 宫 玥 “ 扑 噗 ” 一 笑 , 说 道 : “ 跟 着 你 ? 那 老 虎 要 是 把 我 们 一 块 儿 抓 走 怎 么 办 ? 我 觉 得 还 是 离 你 远 一 些 好 , 这 样 老 虎 抓 了 你 , 就 不 会 来 抓 我 了 。 ” 她 笑 颜 如 花 , 比 阳 光 更 加 夺 目 。 萧 奕 功 夫 不 俗 , 丝 毫 不 惧 这 些 山 林 野 兽 , 自 信 能 够 护 住 南 宫 玥 周 全 。 而 这 一 刻 , 他 更 是 觉 得 要 真 有 一 只 不 长 眼 的 老 虎 出 来 就 好 了 , 也 让 臭 丫 头 好 好 瞧 瞧 自 己 的 英 勇 身 姿 ! 早 知 道 前 两 日 随 驾 的 时 候 就 专 心 些 了 , 也 不 知 道 哪 里 能 找 到 老 虎 … … 南 宫 玥 自 然 不 知 道 他 的 思 绪 已 经 飘 到 了 九 宵 云 外 , 她 正 为 不 久 之 后 会 发 生 的 那 件 事 情 有 些 紧 张 。 这 次 没 有 官 语 白 的 谋 划 , 希 望 一 切 能 控 制 在 她 的 计 划 中 … … 两 人 并 肩 策 马 , 一 边 说 着 话 , 一 边 向 南 宫 玥 记 忆 中 的 那 个 地 方 走 去 。 她 还 记 得 前 世 曾 听 人 提 到 过 , 事 发 地 草 丛 密 布 , 附 近 有 一 棵 年 代 已 久 的 古 榕 树 , 这 古 树 枝 叶 纵 横 , 乍 一 眼 看 去 , 就 像 是 一 条 卧 下 的 巨 龙 , 很 是 不 吉 。 似 乎 就 在 这 里 了 … … 南 宫 玥 望 着 不 远 处 的 古 榕 树 , 微 微 眯 起 了 眼 睛 , 萧 奕 也 示 意 越 影 停 了 下 来 。 正 在 这 时 , 有 马 蹄 声 传 来 , 由 远 及 近 。 萧 奕 和 南 宫 玥 两 人 循 声 望 去 , 不 一 会 儿 的 功 夫 , 一 列 人 马 就 穿 过 丛 林 , 出 现 在 了 他 们 面 前 , 那 正 是 皇 帝 的 仪 驾 , 随 驾 的 人 中 赫 然 有 韩 淮 君 的 身 影 。 “ 你 们 怎 么 在 这 里 ? ” 皇 帝 驾 驭 着 他 的 坐 骑 往 前 走 了 进 步 , 惊 讶 地 看 着 两 人 。 这 萧 奕 武 艺 不 高 , 南 宫 玥 一 个 弱 质 女 流 , 怎 么 看 都 不 应 该 出 现 在 这 里 … … 第 2 5 0 章 救 驾 ( 2 )

思路客小说网